飘渺之旅

秃头没想到李强会这样回答,暴怒的脸都扭曲了,怪叫道:「他娘的,在黑狱我独眼龙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,别以为仗著有几手就想骑到我头上来……来啊,用家夥灭了他们几个。」从秃头身後转出一个人,手里拿著一支小黑棍,指著李强,边上围看的人惊慌地向後退去,李强立即警觉起来。那人狞笑著,突然从小黑棍里射出一点红光,速度奇快。李强没摸清这是什麽东西,不敢随便乱挡,身子陡然拔高,红点从脚下掠过。只听远处一声惨叫,不知是谁没能躲过去。那人咒骂一声,又射出一个红点。李强觉得不好,这东西就像一把手枪,居然可以连续射击。他呼啸一声抢上前去,韩晋四人也分别冲了过去。眨眼之间,李强已经到了那人面前,冲他龇牙咧嘴一笑。那人看到李强脸上的伤痕,觉得和自己老大的也差不了多少,一样的狰狞恐怖,尤其是在笑的时候。他吓得大叫一声,手中的黑棍不知道怎麽就没了。那人呆呆地看著李强,不明白为什麽自己的武器在他手里。李强发现黑棍上有个按钮,他好奇地按了下去,一个红点射了出来。「乒」,正中发呆的那人。那人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胸口的大洞,伸出手茫然的捞著,眼前发黑,喃喃自语:「不可能的……」一头栽倒在地,抽动了一下双腿,双眼呆呆瞪著空中,死不瞑目。李强这一手立即镇住了所有人,他喝道:「举起手来,跪在地上,谁敢反抗格杀勿论!」当真是小黑棍指向谁,谁就吓得跪倒在地,血肉之躯是无法挡住这种武器的。独眼龙绝望地看著手下人跪满一地,他费尽心力才搞到的小刺脊枪,却握在对头手上,只要他愿意,一枪就能要了自己的命。在黑狱的法则第一是保命,第二是服从强权,他明白,别看对手年轻,可绝对是极其厉害的高手,他心里不由得充满了恐惧。李强将手上的小刺脊枪递给了韩晋,笑道:「这东西挺好使,你先拿著。喂,独眼龙你过来,放心,老子还没想要杀你。」韩晋四人都还没来得及出手,打斗就已经结束了。接过小刺脊枪,韩晋惊讶道:「这个东西真厉害,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到。」独眼龙畏缩地走了过来,咬著牙壮著胆看李强如何发落自己。在各个区凡是被赶下台的老大,下场都极惨。李强看了他一眼,说道:「独眼龙,派一个人去,把我们区的人全招来,我有话说。」独眼龙心里暂时松了下来,知道一时半会儿还没危险。他转头吩咐一个手下去找人来。时间不长,一群一群的人涌了进来,足足进来有六、七百人,李强他们几个心里暗惊。独眼龙手下向他报道:「大老爷,还有一些人在矿面干活,要不要也叫过来?」独眼龙「啪」地抽了一巴掌他的头,骂道:「狗子,老大是他!我,我不是你们的老大了。唉……」狗子畏惧地看看李强没敢说话,後来的人都在低声的询问,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情。李强跳到一块大石头上,说道:「大家安静,听我说。」人们慢慢的静了下来,所有的人都看著他。「我问大家一个问题,请你们告诉我……你们想不想回故乡,回家和亲人团聚!」所有人的眼睛包括独眼龙的那只独眼都亮了一下,随即又黯淡下来,有人轻声说道:「想有什麽用,在这里还没听说过有谁逃出去。」还有人说:「唉,那是不可能的。」「如果你们连希望都没有了,如果你们对这一切都已经绝望,那活著还有什麽意义。」李强停了停,看看众人的反应,又道:「我木子给大家一个可能和希望,如果你们愿意,从现在开始准备,我会带著大家冲出黑狱!」独眼龙见识过李强几个人的身手,心里明白他不是胡说八道,不由得升起一丝希望,看著李强道:「好,如果你能带我们冲出黑狱,我独眼龙第一个服你。如果今生还能够回到家乡看一眼,我就是死了也心甘!」每一个人的思乡之念不可遏制地涌上心来,心底里第一次产生了回家的希望。人群开始骚动起来,有人开始哭泣,有人神情激动喃喃自语。李强进一步进行煽动,他大声说道:「想想你们的父母、妻儿,想想你们的故乡田园,难道你们愿意一辈子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苟活吗?」「不愿意!」声音虽然不太响,但是已经有很多人的眼里闪动著希望之光。「我们自己都不存希望,难道还指望别人来拯救吗?我们要团结起来,要依*自己的力量,不再听任摆布,我们要杀出黑狱重返故乡。大家有没有信心?大声点,我听不清!」「有!」轰然大叫,震耳欲聋。李强心里顿时轻松下来,他最怕的是这群人已经麻木不仁,变成行尸走肉。乔羽鸿和韩晋四人几乎用崇拜的眼光看著李强,韩晋心想:「不知道木子兄弟是干什麽的,他身上居然天生有一种领头的气质,也许他真能带著大家重返故乡。」坦特国的黑营绝对没有想到这次买进了一个修真者,而且是一个有领导能力的修真者,真算是买回了一颗特大的定时炸弹。秃头独眼龙是清风国人,名字叫纳善,不过人可一点都不善。这次被李强压服,他虽然不太甘心,但是李强说中了他最大的心愿,回到故乡去。他被抓到黑狱已经很久了,离开家乡时自己的大儿子才十一岁,小女儿还在繈褓中。他打算先看看李强是如何准备的,假如真的行得通,他决定死心塌地的支持。李强在纳善的安排下住进了一间打扫得很乾净的房间,准确的说是三个连在一起的四方形的洞,里面的设施还挺全,有床有板凳,还有一条小甬道通向厕所。李强心里有点为难,怎麽安排乔羽鸿呢。想想反正自己又不用睡觉,就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,也安全点。他先让乔羽鸿睡上床,看到她紧张的神情,不由得安慰道:「鸿弟,睡吧,大哥还有事就在外面,不要怕。」来到外间,李强开始询问黑狱的情况。纳善、韩晋、魏源清、赵治、林峰合五人散坐在房里。纳善负责介绍这里的实际情况。独眼纳善的这个区一共有八百六十多人,占地约方圆近千米,有七个矿面可开采,有两个富矿源,日子还算好过,不时的还有其他地方跑过来的人加入。黑狱总共有四十几个区,大的区有一、二千人,小的区也有三、四百人,这样算下来整个黑狱里足有三、四万人。李强问道:「纳善,我们的晶矿有多少存货?」纳善苦笑道:「没有多少了,上次换了不少食物,可是最近收了不少人,吃的东西也少了,要想维持下去也很难的。」「要想办法收集晶矿,要*他来制造武器。」李强突然想起手镯里还有不少食物和用品,又道:「我们能不能用东西和别的区换晶矿?」「可以,不过我们什麽东西也没有啊。」韩晋也道:「是啊,到这里的人除了随身物品,连替换衣物都不会多一件。」「我有,这个你们就不用操心了。对了,纳善,我需要一个懂这里语言的人,给我找一个来。」纳善疑惑道:「找绿族的人,他们懂这里的话。不过,老大……」他不懂李强的意思,这里大家说的话都听得明白,要他有什麽用。李强笑道:「如果出去,都听不懂当地的语言,那怎麽办,所以大家都要学。」其实李强已经开始计划组建自己的队伍了。看了坦邦星的科技,他知道即使自己恢复到被封前的状态,最多也只能逃走自己一人,如果想要大家一起逃,而不武装起来,那全是空想。「咱们慢慢的玩下去,我就不信这个邪。」李强决定大干一场。一旦下定决心就立即开始行动。考虑到自己对军事方面一窍不通,他让纳善去招集所有当过兵的苦囚,尤其是当过军官的人要先找来。从地球出来的李强对人才的重要性体会最深。纳善去招集苦囚时候,韩晋说道:「木子兄弟,林老弟在故宋国时曾是边关的守将,因为上司的排挤而辞官不作,他会打仗。」林峰合说道:「唉,还提这个干嘛,我早已心灰意冷了,要不也不会去你们那里。」赵治插话道:「木子兄,林哥当过我的上司,他在军中可是有名的骠骑将,还是我邀他去镖局的,没有想到第一次走镖就……」林峰合止住赵治的话头道:「兄弟,这是谁也想不到的,命该如此啊。」李强心里大喜,他已经将这四人看作是自己的班底,林峰合做过军官那就更好了,於是笑道:「林大哥,这个整军训练的事就由你负责了。等会儿纳善将人带来,由你来考核。」林峰合稍稍犹豫,说道:「只怕我做不好连累大家。」李强听出他的顾虑,将他拉到一边悄悄地给他看了一张玉牌,说道:「由我来作你的後盾,你只管放手大干,怎麽样?」李强心里清楚一定要让他死心塌地的跟著自己,才能掌握以後的发展方向,所以他也就顾不得许多了。林峰合看到玉牌,心里的惊骇简直不能用来语言表达。他在边关任骠骑将的时候,曾看过朝廷的文告,知道这种形制的玉牌是由皇帝亲自颁发的,非亲贵皇族不能得到,不论任何人见此牌如见皇上。他腿一软就要跪下,被李强一把拉住,笑道:「明白就行了。」李强又给他许愿道:「若能回去,我会给你写一份荐书,你可以直接去皇宫找皇上。」李强暗想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,要用到这种方法来拉拢人。韩晋几人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俩悄悄嘀咕。林峰合到底曾是官场中的人,虽然是武将,道理还是懂的,笑道:「好,峰合一切听木子兄的。」心里想:「他到底是谁?」纳善带了三十几个人回来,说道:「这些都是当过军官的。」李强发现其中绿族的人占大多数,他心中一动,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:在这个星球上,打仗可能根本就和天庭星的战争不同,这里的科技应该很发达,相应的战争形式也会不同,那应该怎麽办?李强笑著问道:「我想知道你们中间谁当的官最大?谁最会打仗?」几乎所有进来的军官都看著一个人。那是一个瘦小的绿族人,满头的绿发散落在肩膀上,神情憔悴,但是在他抬眼看李强时,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,那应该是长年在军中养成的霸气。他淡淡地说道:「我是邦奇甯国的第七军的军帅,在回大军部述职时被俘,因为穿的是便服,便被当成平民送到黑狱。」又道:「我叫纳纳敦。」「太好了,欢迎加入我们。」李强用不容推却的语气说道。这群人中还有两个高级军官,其他都是军队基层的小军官。李强现在只愁人才太少,立即开始安排商议。那两个高级军官,一个是军需官坦歌,一个是飞战团的团帅坎坎奇。留下绿族的三个军官,加上李强他们几个,一共有九个人。李强仔细考虑了一番,说道:「我们九个人现在组成一个团队,从此要精诚团结,能不能打出黑狱就要看大家的努力了。大家先表态有没有信心去干。」眼睛却示意林峰合说话。李强心里十分明白第一个发言表态的重要性,他可以给大家带来信心,也可以让所有的人产生疑虑。林峰合心里也非常清楚,立即说道:「我支持木子兄的意见,与其老死在黑狱,不如拼一把,或许还有机会,即使战死也好过苟活在这暗无天日的黑狱!」纳善和韩晋几个都表态支持。那三个绿族的军官都沈默不语,气氛沈静下来。半晌,军需官坦歌说道:「我们没有武器,没有防具,这里大部分人都是平民,而对手是装备精良的士兵,怎麽打?那是送死啊。」赵治道:「先自己就没有了信心,当然打不过敌人,我就不相信干不过他们。」坎坎奇冷笑道:「在坦邦大陆打仗,不是你们用刀用剑就行的,如果这样打的话,我们只是一群被屠宰的牲口,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。」李强知道如果这样争执下去,结果会很糟糕,他伸手止住林峰合的发言,说道:「武器装备大家不要发愁,由我来解决。」看著纳纳敦又道:「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有没有信心?」李强知道纳纳敦才是他们的主心骨,一定要争取到他的支持才行。纳纳敦突然感受到从李强那里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,那是一种大山耸立在眼前的震撼。他心里大吃一惊,他曾经见过绿族的修真高手有这样的表现,他立即怀疑李强是不是修真者,如果是话,逃出去的希望会大增。「如果有武器装备,经过训练不是没有希望,但是机会要把握好,才有可能冲出去,不过……还是先准备起来吧。」纳纳敦心想,即使逃出黑狱,要想挡住天上地下的追兵,也是非常困难的,只能看运气了。李强松了一口气,笑道:「好,我们商量一下分工。我建议林峰合和纳纳敦负责军事指挥,坦歌负责後勤供应,坎坎奇和赵治、魏源清负责训练士兵,韩晋负责协调,纳善担任联络官。」说是建议,语气却是命令。对李强的权威目前还没人想挑战,大家点头同意。「既然没意见,大家分头准备。坦歌和纳善留下,其他人都去吧。」经此会议,李强确立了总领导的地位。纳善不敢相信地看著李强,只见他像变戏法似的,一下子就拿出了一屋子的生活用品,还有很多他没见过的食物。坦歌也睁大双眼傻了,不知道他是怎麽变出来这麽多东西的。储物手镯在修真界也是一件稀罕物品,更不用说在世俗界了,他们俩的震惊在李强看来,再正常不过的了。李强不理会像傻子似的两人,笑道:「你们处理吧,记得要拿一部分去换晶矿啊。给大家做一顿好吃的,记得给我也留一份。」想到乔羽鸿醒来一定饿了,他特意要了一份。纳善犹豫道:「老大,这些东西太惹人注目了,一定要派人守护。还有,要用这些去换晶矿是没问题,但是……」他有点不知道如何说才好。坦歌毕竟是作过高级军需官的人,闻言立即明白:「不错,这些东西如果拿到别的区,可能晶矿没换到,人也没命回来了。有的区人多好手多,如果硬抢我们怎麽办?」这个李强却是没想到,这里不是一个有秩序的地方,没有武力为後盾一切全是空的。李强道:「嗯,这样,先让大家吃一顿饭,换晶矿的事等等再说。」纳善有点为难:「食物并不算多,还是节约一点,每人意思一下就行了。」坦歌也附和道:「是啊,这里的食物就是命,没有吃的就全完了。」李强心想:「谁知道会来这里,要不是在地球发疯一样的购物过瘾,就这些东西还没有呢。」说道:「你们安排吧,我要休息一会,别来打扰,知道吗?」走进房间里,李强在门口小心地布置了一个最简单的防御阵,因为无法运用真元力,所以稍微复杂的阵法即使摆好他也启动不了。他盘腿坐下,要检查一下被封的元婴。内视体内,十道金光在体内已经化为光幕紧紧的包裹著影梦甲和元婴。由於他的元婴奇特,有几样超级宝贝在里面顶著,碎魂金指这麽强大的劲力也没办法再进一步侵袭。他试著将心神沈入元婴,连续几次均被挡在外面。李强气的心里大骂,进不了元婴就调动不了真元力,连炼器也无法进行。用尽了一切办法也无济於事,李强不得不承认这个司徒雍本事不小。就在李强准备放弃的时候,他突然想起一个东西,火精这个小家夥跑到哪里去了?

李强伸手制止了众人的争论,慢慢站起身,感觉力量又开始回来了。他深吸一口气,说道:「都别紧张,我已经好多了。」纳善看看李强的脸色,说道:「老大,你脸为什麽这样红。」大家看到李强的脸色心里都很奇怪,那是深深的紫红色,和刚才的淡金色截然不同,额头上的奴隶标志更是鲜红的可怕。刚才无力的感觉让李强非常的沮丧,表面上他不露声色,但是他很明白,在这里如果失去修真的力量那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。他强制自己镇定下来,问道:「纳纳敦,我们伤亡了多少人,外面的人进来没有?」纳纳敦道:「幸亏黑营的士兵退走了,要不然伤亡可就大了,具体有多少人死伤我现在也说不清,不会少吧。老魏伤得很重,其他主要的负责人多少都带点伤……」「魏源清受伤啦?」李强紧张地问。林峰合急忙道:「他被一个古怪的老头救下了,没有生命危险,老大不用担心。」「古怪老头?」李强转念间恍然大悟,喜出望外地道:「他说什麽没有?」林峰合想了想道:「他好像要找什麽人。哎,坦歌在哪?他去帮著找人了……你们几个人去把坦歌找来。」乔羽鸿依偎在李强身边,轻声道:「哥,你认识那些人吗?」李强笑道:「是啊,都是我的兄弟和朋友。」乔羽鸿羡慕地说:「你的朋友真是厉害,都和哥哥一样,我要是有这样大的本事就好了。」她第一次从心里想学像李强这样的本领。坦歌急匆匆地赶来,看见李强不由得吓了一跳,道:「老大,你怎麽啦?」李强苦笑,心想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可怕,说道:「坦歌,刚才救下魏大哥的那人和你说的什麽啊?他人在哪里?」坦歌说道:「他要找一个姓李的年轻人,我问了半天也没有找到。我通知大家,等会儿所有的人都到水池大厅来,再找吧。」李强说道:「坦歌,别找了……那人要找的就是我,他是我的老哥哥。」看著大家惊讶的目光,又说道:「你们也别奇怪,我姓李,木子叠加为李,我叫李强。」其他人不清楚李强是谁,林峰合却是震惊了,想起李强以前给他看的玉牌,心里砰砰狂跳起来,小心的问道:「老大……您就是……」李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说道:「林大哥,我就叫李强。」林峰合突然跪下道:「故宋国前骠骑将林峰合,参见虎威将军。」他在辞官时就已经知道当时在都城里发生的事情,他是个聪明人,几件事情放在一起稍加推测,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。他这麽一跪,搞得大家都不知所措。韩晋问道:「峰合啊,你这是干什麽,老大……是什麽时候又成为……将军啦?」「林大哥,快起来。唉,我早就辞官不作了,拜我干嘛,要拜就去拜我那老哥去,他是你们故宋国的圣王……」林峰合腿一软「扑通」坐在地上。这一次,只要是故宋国来的人都知道份量了。韩晋和赵治惊得目瞪口呆,李强竟然叫「圣王」老哥哥,这个李强也太神秘了。林峰合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,刚才看见圣王竟然没有拜拜他老人家。他跳起身来立即指挥身边的苦囚,让他们去找圣王,并反复交待,见到圣王态度一定要恭敬。李强也知道故宋国的臣民对於圣王的崇拜,他大声说道:「好了,我们准备一下,很快大家就可以回到故乡了……」心里微酸:「我自己什麽时候可以回家乡去呢。」活著的苦囚犹如恶梦初醒一般。要回故乡了,那是来黑狱後,每天都在梦里想著的事情,现在听到有人说你可以回家了,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大厅里慢慢的安静下来,抽泣声渐渐响起。就像被感染一般,呜咽声响成一片,就连韩晋、赵治、纳纳敦等人也泪湿了双眼。人群里开始有人哭著寻找被抓的父兄的,也有寻问同乡好友还是不是活著的,整个水池大厅里很少有人不哭的,气氛压抑凝重。李强说道:「纳纳敦、林峰合你们两人组织一下,把各区的老大聚集起来,清点人数。坦歌、纳善立即收集所有的食物,给大家吃一顿饱饭。噢,别太饱了,小心撑死了。」有人叫道:「圣王爷爷来了!」只要是故宋国的人,全都「哗」地跪了下来,伏在地上一动都不动,把其他人也吓住了,同时向後退去。黑狱里以天庭星的人最多,各个国家的人都有,故宋国和大汉国的人就占了一半的人数,此外就是坦邦星本地人,主要是邦奇甯国的战俘,其他各种族都有一点。侯霹净心里纳闷,这些人怎麽知道我是圣王的?想想肯定是李强透露出去的。等到他一眼看见李强时,心里的惊讶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,凭多年的修真经验他一看便知李强有大麻烦了。他快步走向前,大叫道:「兄弟……」竟然再也讲不出话来。李强开心的叫道:「老哥……」也和侯霹净一样,再也说不出下面的话来。林峰合立即跪了下来,叩首道:「小人是故宋国前骠骑将林峰合,参见圣王殿下,恭祝圣王安!」侯霹净这才缓过劲来,探出一丝真元力,查看李强体内的变化。慢慢的他眉头皱了起来,犹豫了一下,又忍住了没说,挥手让林峰合站起来。他低头苦思了半晌,突然对著一条通道打出一道白光,说道:「还是等你傅大哥来吧,他是制器大宗师,也许他有办法。」李强心里一凉,苦笑道:「没什麽了不起,大不了打回原形吧。来,我给老哥介绍一下,我在黑狱结识的朋友。」李强郑重其事的把林峰合、韩晋、纳纳敦、赵治、乔羽鸿等人介绍给他认识。侯霹净心里暗暗佩服自己这个兄弟,到哪儿都能有许多的朋友。看在李强的面子上,侯霹净很客气的同大家见了礼。林峰合简直兴奋极了,传说中的圣王居然如此的平易近人,真是让他意想不到。乔羽鸿紧张地看著侯霹净,问道:「老人家,我哥哥不要紧吧。」侯霹净微微一愣,说道:「嗯,老子也说不好,只有等他大哥来看了。」心里奇怪,怎麽是一个小丫头。「他大哥是谁啊?很厉害吗?」侯霹净说道:「你是大汉国的人吧。」乔羽鸿不解地点点头。「他大哥叫傅山,在你们大汉国他好像被叫作护国之神的。」心想:「乾脆也把傅山的身份给抬出来,让他也尝尝给人拜拜的滋味。」周围也有不少大汉国的人,闻言惊呼出声,那也是传说中的人物。乔羽鸿半晌无语,失落无奈的感觉涌上心来,她知道自己和李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。她在李强为了她用身子挡住监工的鞭子时,就已经将一缕情丝牵在他身上了,无奈李强似乎只是关心她,并没有显出一丝爱意,她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傅山顺著侯霹净打过来的那道白光,带著赵豪三人瞬移到水池大厅。四人突然显出身形,惹的众人一阵惊呼。李强听到喧哗声一回头,立即看到傅山、花媚娘、赵豪和梅晶晶四人。这些都是李强最关心的人,看到他们为了自己的安危,不惜大动干戈,从天庭星直杀到坦邦星来,激动之情犹如潮水般涌上李强的心头。他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,但是一句也说不出,傻了似的呆呆站立,两条腿死死的钉在地上,一步都迈不出去。赵豪也只叫得一声「师尊」就跪了下来。梅晶晶大哭著扑进李强怀里,她几乎都快要认不出李强了。花媚娘很老实的站在一边,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调皮捣蛋,生怕触怒了傅山。乔羽鸿绝望的看著李强搂著梅晶晶,木然的站在一边,眼泪止不住簌簌落下。傅山微微笑道:「呵呵,终於找到兄弟了,老弟可是真难找啊。」「傅大哥,我知道一定会再见到你的。妞妞,别哭了,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?」李强放开梅晶晶,扶起赵豪笑道:「我这个作师尊的实在是没有用,如果你愿意,我就正式收你为徒弟。」赵豪喜出望外,又重新跪下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,道:「师尊在上,受弟子一拜!」李强奇怪地看著老老实实站在一边的花媚娘,忍不住笑道:「花大姐,怎麽这麽乖,一句话都不说了,小弟这次看到花大姐可是很开心哦。」他已经看出花媚娘对傅山似乎有些意思了。「上次看到姐姐就不开心啦,臭小子,小心姐姐我揍你……」「咦,啊……花大姐要保持淑女风度,要不然可没人喜欢啦。」李强看看傅山,坏坏的笑道。花媚娘被他抓住短处,噎得说不出话来。侯霹净看的哈哈大笑,道:「小妖女,原来……」花媚娘大发娇嗔,叫道:「不许说……就是不许说……」梅晶晶眼泪未干也忍不住「噗哧」笑出声来,上前搂著花媚娘道:「姐姐,你好凶哦。」花媚娘气得直跺脚,但又想不出好办法来。有傅山在边上她可不愿太放肆。侯霹净提醒傅山道:「崇碧,你看……」傅山微微摆手道:「我知道,等空下来再说。」傅山其实一看到李强,就知道他练功出了问题。他是办事很稳的人,不想现在就下结论,准备再观察一下。纳善突然跪下,对李强说道:「老大,你收我作徒弟吧,求求你答应独眼龙这个……嗯……小小的要求……」他真是万分羡慕这些人的大本事,心想这种机会稍纵即逝,要拜傅山或者侯霹净为师的话,人家未必肯答应,好歹和李强混了这麽久,交情也不错,他当过黑狱的老大,皮厚无比,最擅长随机应变,不管李强答应不答应,先拜了再说。李强一看不好,林峰合也在那里瞄著,腿弯弯的似乎也要跪下,心想,我自己都还没有练好功,却要来教徒弟,这不是笑话吗?他大叫道:「停……都不许动!」还打了个停止的裁判手式,也不管别人看不看得懂。傅山、侯霹净、花媚娘、梅晶晶还有纳纳敦等人都露出了微笑。赵豪想起自己拜师时李强也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十分有趣。他对纳善也起了同情心,说道:「师尊……这个,师弟……」看到李强瞪过来的目光,吓得他不敢再吭声了。纳善多少有点小聪明,膝行几步,他居然爬到傅山的脚下,叩首道:「大师伯,纳善给您老叩头了,您老给纳善做主吧。」傅山见李强抓耳挠腮的样子,活像是蹲在火炉上的猴子,打趣的说道:「哎,这个我做不了主,不过,给你出个主意,你就这麽跟著他,他也没有办法啊。」「哦,我懂了,呵呵。」纳善一跃而起,施展他最擅长的顺杆爬的功夫,站在李强身边,笑嘻嘻地施礼道:「师尊好!」又对傅山、侯霹净等人道:「两位师伯好!师姑好!师哥好!」李强差点没晕过去,竟有这种霸王徒弟的。李强生怕再搞出什麽事来,忙说道:「坦歌,赶快给大家准备吃的,吃完收拾好,我们就要出去了。别都傻站著啊。」坦歌为难的说道:「食物只有一点点,不够所有人吃的,是不是每人匀一点,意思一下。」傅山说道:「我们有人专门带来了粮食,等一下。」他也打出一道白光,坦歌好奇的看著。只听轻轻一声响,傅山手上就多出一只淡青色的口袋,递给坦歌道:「这里面的粮食够吃几天的,你先拿去,不够再找我。哦,只要伸手进去取就行了,里面放的是面饼。」坦歌好奇地伸手进去,惊讶得合不拢嘴,困扰他多时的疑问立即解开了,李强为什麽能拿出这麽多的东西,他肯定也有同样的东西。坦歌心里不停地打鼓,心想要是邦奇宁国有这种东西,就可以解决整个後勤供应的难题了,这是多大的功劳啊。纳纳敦也伸手进去摸了一下,也立即就被吸引住了。他的想法也和坦歌一样,悄悄向坦歌使了一个眼色,坦歌心领神会的去了。苦囚们终於吃到一顿饱饭,有些心有馀悸的苦囚还把面饼藏在怀里,实在是给饿怕了。尽管已经反复交代,还是有苦囚被活活撑死,搞得坦歌等人大发脾气。但他们也无可奈何,有些人见到食物就完全失去了控制力。傅山已经和黑营指挥官德得崇摩军帅达成口头协议,由黑营提供运输力量,把苦囚运到传送点,傅山也不再追究坦特国大肆购买天庭星人口的责任。苦囚们走出黑营的山峰,人人都有恍若隔世再生的感慨。有些聪明的苦囚藏了一些晶石,回去後虽然不能大富,小康是没有问题的。最发财的是各区的老大,手上都存有一些中上品的晶石,加上又收留了一批手下,回去後大都成了一方豪霸。他们心里永远都记著一个人,虽然不是人人都感激他,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他一句坏话,他就是领头抗击黑营士兵的木子老大。在传送阵里,所有天庭星的苦囚都跪下叩谢李强等人的救命大恩。傅山陆续将天庭星的人传送走。李强对纳纳敦道:「你们要等等了,傅大哥的朋友已经到邦奇甯国去建一个接受点,好了就传送你们。」纳纳敦无言,上前搂住李强用自己的额头轻触他的额头。坎坎奇、坦歌也都上前行触额礼。李强知道这是绿族的最高礼节,只有最亲近的人才施触额礼。李强叫过林峰合道:「我答应要推荐你去故宋国的皇宫见皇上,你拿这块金牌,侍卫们应该都知道的,会领你去觐见皇上。你就说圣王和李强问他好。」又道:「晶源弓就送给你,小心使用,不要肆意杀戮。在绿色盆地,这个武器有点太厉害了。」林峰合犹豫极了,他也很想学纳善赖在李强这里,但是李强给他的举荐又实在是太吸引人了,这可是圣王和他的兄弟给皇上的推荐,在故宋国谁能有这样的荣幸,想想在军中受到的排挤,这次回去也让他们尝尝滋味。他到底是官宦出身,做官的欲望已经根深蒂固地扎在心里,只要有机会还是不愿放弃。他跪在地上道:「圣王爷、老大,我林峰合有今天都是两位的恩情,峰合铭感五内,峰合叩首了。」他最终还是决定回去了。李强欣慰的笑道:「快起来。记住哦,我如果回去,可是要找你的,到时候可别不认识我就行啦。」林峰合恭敬地说道:「峰合不敢。」他这麽一本正经的搞得李强也不好意思多开玩笑了。侯霹净有点不耐烦的说道:「小子,别罗嗦啦。对了,告诉你,千万别仗势欺人啊。」韩晋和赵治在一边有点不知如何是好,魏源清因为受伤已经先传送走了,他们都想留下,又不知道如何开口。李强有点感慨,来黑狱第一个认识的就是韩晋。他上前握住韩晋的手,说道:「韩大哥,回去後,你还开镖局吗?我想托一票镖给你,肯接吗?」韩晋还是习惯地说道:「木子兄弟,有什麽事情尽管吩咐,我就是豁出命去也会完成。」李强笑道:「没有这麽严重,我想让你们两个去一趟大汉国,护送鸿弟回家。」乔羽鸿一直跟在李强身後,闻言又忍不住落泪。她没有办法让自己留下,听到李强的话,终於呜咽出声。花媚娘这才发现她竟是一个小姑娘,上前搂住她温言问道:「是不是他欺负你啦,告诉姐姐,姐姐给你做主。」梅晶晶更是惊讶,怎麽会有一个小姑娘呢?她和李强是什麽关系?

本文由2138acom太阳集团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飘渺之旅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