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文学之笑林广记

原不识字

读破句

有延师教其子者,师至,主人曰:“家贫,多失礼于先生,奈何!”师曰:“何言之谦,仆固无不可者。”主人曰:“蔬食,可乎?”曰:“可。”主人曰:“家无藏获,风洒扫庭除,启闭门户,劳先生为之,可乎?”曰:“可。”主人曰:“或亲朋亲密的朋友妇子欲买零星杂物,屈先生一行,可乎?”曰:“可。”主人曰:“如此,幸甚!”师曰:“仆亦有一言,愿主人勿讶焉。”主人问何言?师曰:“自愧幼时不学耳!”主人曰:“何言之谦。”师曰:“不敢欺,仆实不识一字。”

庸师惯读破句,又念白字。十八日训徒,教《大学序》,念云:“大学之,书古之,大学于是教人之。”主人知觉,怒而逐之。复被一荫官延请入幕,官不识律令,每事询之馆师。三十一日,巡捕拿一盗钟者至,官问:“何以治之?”师曰:“夫子之道忠,怒而巳矣。”官遂释放。又十七日,获一盗席者至,官又问,师曰:“朝闻道夕,死能够。”官将在盗席者立毙杖下。适冥王专擅,察访得实,即命鬼判拿来,痛骂曰:“什么都不懂的家禽!你骗人馆谷,误人子弟,其罪非常的大,谪往轮回去变猪狗。”师反复乞请曰:“作猪狗固不敢辞,但猪要判生南方,狗乞做一雄狗。”王问何故,答曰:“《曲礼》云:临财母苟得,临难母苟免。”

小恭五两

两企慕

敲诈得财,蜀人谓之敲钉锤。一广文善敲钉锤,见一进士在泮池旁出小恭,上前扭住吓之曰:“尔身列学门,擅在泮池解手,无礼已极。”饬门斗:“押至明伦堂重惩,为大不敬者戒。”生员央之曰:“生员有的时候不当,情愿认罚。”广文云:“幸好是出小恭,借使出大恭,定罚银公斤。小恭五两可也。”生员曰:“笔者那身边带银一块,重公斤,愿分八分之四赠送。”广文云:“何必分,全给了本人就是了。”生员说:“老师证明,小恭五两,因何又要公斤?”广文曰:“不要紧,你就算全给了小编,今后准你泮池旁再出大恭叁遍,让你五两。千万不可与旁人说,恐坏了自家的学规。”

江西人慕南方大桥,不辞远道来看。中途遇一斯特Russ堡人,亦闻广东萝卜最大,前往观之。四个人各诉企慕之意。苏人曰:“既如此,弟只消备述与兄听,何必远道跋涉?”因言:“二〇一八年十月首三,一位从桥上面失足堕河,至当年五月首三,还不曾到水,你说高也不高?”新疆人曰:“多承指教。足下要看敝处萝卜,也不消去得。2018年那会儿,自然长过你们奥兰多来了。”

禁止纳妾

未冠

有悍妻者,颇知书。其夫谋纳妾,乃曰:“于传有之,齐人有一妻一妾。”妻曰:“若尔,则自身更纳一夫。”其夫曰:“传有之乎?”妻答曰:“山西程氏两夫。”夫大笑,无以难。又一妻,悍而狡,夫每言及纳妾,辄曰:“尔家贫,安所得金买妾耶?若有金,唯命。”夫乃从人称贷得金,告其妻曰:“金在,请纳妾。”妻遂持其金纳袖中,拜曰:“作者今情愿做小罢,这金便可买小编。”夫无以难。

童生有老而未冠者,试官问之,以“孤寒无网”对。官曰:“只你嘴上胡须剃下来,亦勾结网矣。”对曰:“童生也想要如此,只是新冠是桩婚事,不佳戴得白网巾。”

惯撞席

见皇帝

一乡人做巡捕官,值按院门,都尉来见,跪报云:“太老官人进。”按君怒,责之十下。次日尚书来,报云:“太公祖进。”按君又责之。至第六日,太师又来,自念乡语不可,通文又不得,乃报云:“前天来的,明天来的,后天又来了。”

一位从京师回,自夸曾见国君。或问:“国君门景怎样?”答曰:“四柱牌坊,金书‘君王世家’。大门内匾,金书‘皇上第’。两侧对联是:日月光天德,山河壮帝居。”又问:“国王怎么着装束?”曰:“头带玉纱帽,身穿金海青。”问者曰:“明明说谎,穿了白金打大巴海青,如何拜揖?”其人曰:“呸!你真是个冒失鬼,太岁肯与哪些作揖的。”

先后

借称呼

有人剃头于铺,其人剃发极草率,既毕,特倍与之钱而行。异日复往,其人竭力为主剃发,加倍技能,事事周全,既已,乃少给其资。其人不服曰:“前次剃头草率,尚蒙厚赐,此次特别用心,何可如此?”这厮谓曰:“今之资,前已给过。后天所给乃前次之资也。”

一家父子僮仆,专夸口,屡屡以清廷名色称呼。二二十三十一日朋友来望,父出外,遇其长子,曰:“父王驾出了。”问及令堂。次子又云:“娘娘在后花园饮宴。”友见说话僭分,含怒而去。途遇其父,乃述其子之言告之。父曰:“是什么人说的?”仆在后云:“那是太子与庶子说的。”其友愈恼,扭仆便打。其父忙劝曰:“卿家弗恼,看寡人面上。”

狗父

看镜

陆某,善说话,有邻妇性不好笑,其友谓之曰:“汝能说一字令彼妇笑,又说一字令彼妇骂,则吾愿以酒菜享汝。”二十三日,妇立门前,适门前卧一犬,陆向之长跪曰:“爷!”妇见之不觉滑稽,陆复仰首向妇曰:“娘!”妇闻之大骂。

有出外生理者,妻要捎买梳子,嘱其带回。夫问其状,妻指新月示之。夫货毕,忽忆妻语,因看月轮正满,遂依样买了近视镜一面带归。妻照之骂曰:“梳子不买,怎么样反娶一妾回来?”两下争闹,母闻之往劝,忽见镜,照云:“作者儿有心费钱,怎么着讨恁个衰老婆儿?”相互埋怨。遂至讦讼。官差往拘之,差见镜,慌云:“才得出牌,怎么着就出添差来捉违限?”及审,置镜于案。官照见大怒云:“夫妻不和事,何必央请乡官来说分!”

应先备酒

高才

妻好饮酒,屡索夫不与,叱之曰:“开门七件事:柴、米、油、盐、酱、醋、茶,何曾见个酒字?”妻曰:“酒是绝非开门将要用的,须是隔一夜先买,怎么样放得在开门里边?”

一官偶有书义未解,问吏曰:“此处有高才否?”吏误感觉裁缝姓高也,应曰:“有。”即唤进。官问曰:“贫而无谄,如何?”答曰:“裙而无裥,折起来。”又问:“富而无骄,怎么样?”答曰:“裤若无腰,做上去。”官怒喝曰:“咄!”裁缝曰:“极是便于,小人有熨斗。取来烫烫。”

偶遇知音

不识货

某生素善琴,尝谓世无知音,抑抑不乐。四日无事,抚琴消遣,忽闻隔邻,有叹息声,大喜,以为好朋友在是,款扉叩之,邻媪曰:“无他,亡儿存日,以弹絮为业,今客鼓此,酷类其音,闻之,不觉悲从中耳。”

有徽人开典而不识货者,一人以单皮鼓一面来当。喝云:“皮锣一面,当银六分。”有以笙来当者,云:“斑竹保温壶一把,当银八分。”有当笛者,云:“丝缉火筒一根,当银二分。”后有持了事帕来当者,喝云:“虎狸斑汗巾一条。当银二分。”小郎曰:“那物要她何用?”答云:“若不赎。留她抹抹嘴也好。”

帝怕妒妇

外太公

房妻子性妒悍,玄龄惧之,不敢置一妾。太宗命后召爱妻,告以媵妾之流,今有定制,帝将有美眉之赐。爱妻正是不回,帝遣斟以恐之,曰:“若然,是抗旨矣,当饮此鸠。”内人一举而尽,略无留难。曰:“作者见尚怕,並且于玄龄?”

有教小儿以“大”字者。次日写“太”字问之。儿仍曰:“大字。”因教之曰:“中多或多或少,乃太公的太字也。”前几日写“犬”字问之,儿曰:“太公的太字。”师曰:“今番点在外,如何依旧太字?”儿即应曰:“那样说,便是外太公了。”

仙女凡身

床榻

董永行孝,上帝命一仙女嫁之。众仙女送行,皆嘱咐曰:“去下方,若更有行孝者,千万寄个信来。”

有卖床榻者,二十二日夫出,命妇守店。一个人来买床,价少,银水又低,冲突持久,勉强售之。次日,复来买榻。妇曰:“那人不知好歹,昨天床面上讨尽笔者的方便人民群众,明日榻上又想要讨作者的有利了。”

比职

房事

甲乙两同年终级中学。甲选馆职,乙授军机章京。甲十日乃骄语之曰:“吾位列北大,身依宸禁,与年兄做有司者,资格悬殊。他不具论,即选拜客用大字帖儿,身份体面,何啻天渊。”乙曰:“你帖上能用几字,岂如小编文告中的字,不越来越大过多?晓谕通知,百姓无不凛遵服从,年兄却无用处。”甲曰:“然而番蒲黄盖,显赫绚烂,兄可有否?”乙曰:“弟牌棍清道,列满街衢,何止多兄几倍?”甲曰:“节度使图章,名标上苑,年兄能无钦慕乎?”乙曰:“弟有朝廷印信,生杀之权,惟吾操纵,视年兄身居冷曹,图章私刻,什么人来惧你?”甲不觉词遁,乃曰:“同理可得翰林声价值千金。”乙笑曰:“吾坐堂时全体公民口称青天老爷,岂仅千金而已耶!”

一丈母命婿以房典银,既成交而房价未足,因作书促之云:“家婆婆房事悬望至紧,急如星火,早晚望公垂慈一处,以济其急。至感至感!”

发利市

卖粪

一官新到任,祭奠仪式门前毕,有未烬纸钱在地,官即取一锡锭藏好。门子禀曰:“老爷那是纸钱,要他何用?”官曰:“作者明白,且等自己发个利市者。”

一家有粪一窖,招人货卖,索钱一千,买者还五百。主人怒曰:“有那样贱粪,难道是狗撒的?”乡人曰:“又不曾吃了你的,何须那等神速。”

贪官

出丑

有农家种茄不活,求计于老圃。圃曰:“此简单,每茄树下埋钱一文即活。”问其为什么,答曰:“有钱者生,无钱者死。”

有屠牛者,过宰猪者之家。其子欲讳“宰猪”二字,回云:“家尊出亥去了。”屠牛者归,对子述之,赞赏连连。子亦精通。次日屠猪者至,其子亦回云:“家父往外出丑去了。”问:“何时归?”答曰:“出尽丑自然回来了。”

有理

整嫂裙

一官最贪,18日拘两造对鞫,原告馈以五十金,被告闻知,加倍贿托。及审时,不问情由,抽签竟打原告。原告将手作五数势曰:“小的是在理的。”官亦以手覆曰:“奴才,你虽有理。”又以一手仰曰:“他比你更有理哩!”

一嫂前行,而裙夹于臀缝内者,叔从后拽整之。嫂顾见,疑其调戏,遂大怒。叔躬身曰:“大姨子请息怒,待愚叔仍然与你塞进去,你再夹紧何如?”

取金

戏嫂臂

一官出朱票,取赤金二锭,铺户送讫,当堂领价。官问:“价值几何?”铺家曰:“平价该多少,今系老爷取用,只领半价可也。”官顾左右曰:“那等,发一锭还他。”发金后,铺户仍候领价。官曰:“价已发过了。”铺家曰:“并未有曾发。”官怒曰:“刁奴才,你说只领半价,故发一锭还你,抵了五成价格,本县不曾亏你,怎么样胡缠?快撵出去!”

兄患病献神,嫂收祭物,叔将嫂臂暗捏一把。嫂怒云:“看您肥肉吃得几块!”兄在床的面上听见,叫声:“兄弟没正当,你嫂要留来结识人头的,大家省口出客罢。”

糊涂

利市

一青盲人涉讼,自诉眼瞎。官曰:“你精通一双清白眼,怎么着诈瞎。”答曰:“老爷看小人是高洁的,小人看岳丈却是糊涂得紧。”

壹个人三朝飞往云:“头10日必需利市方妙。”遂于桌子的上面写一“吉”字。不意连走数家,求一茶不得。将“吉”字倒看悠久。曰:“原本写了‘带下’字,自然没得吃了。”再顺看曰:“吾论来,竟该有十一家替作者润口。”

不明

官话

一官断事不明,惟好酒怠政,贪财酷民。百姓怨恨,乃作诗以诮之云:“黑漆皮灯笼,半天萤火虫,粉墙画朱雀,黄纸写乌龙,矮瓜敲泥磬,东瓜撞木钟,唯知钱与酒,不管正和公。”

有兄弟经营商业,学得一二官话。将到家,兄往隔河出恭,命弟先往见其父。父曰:“汝兄何在?”弟曰:“撒屎。”父惊曰:“在何方杀死的?”答曰:“安徽。”父方悲恸而兄已至,父遂骂其次子,“何得妄言如是?”曰:“作者自打官话耳。”父曰:“那样官话,只能吓你亲爷罢了。”

启奏

掌嘴

一官被妻踏破纱帽。怒奏曰:“臣启国君,臣妻罗唣,今日相争,踏破臣的纱帽。”上传旨云:“卿须忍耐,皇后稍微惫赖,与朕一言不合,平天冠打得粉碎。你的纱帽只算得个卵袋。”

一老乡进城,偶与人竞,被打耳光子数下,赴县喊话。官问:“何事?”曰:“小人被人打了众多乳广。”官不信。连问,只以乳广对。官大怒。呼皂隶掌嘴。方被掌,乡人遂以提醒官,正是以此样子。

偷牛

乳广

有失牛而讼于官者,官问曰:“何时偷去的?”答曰:“老爷,明天尚无的。”吏在旁不觉失笑。官怒曰:“想便是您偷了。”吏洒两袖曰:“任凭老爷搜。”

一乡人涉讼,官受其贿,临审复掌嘴数下。乡人不忿,作官话曰:“老爷,你要人觜笔者就人觜。要铜圆就铜圆,要尾就尾,为什么临了来又歹小编的乳广?”

避暑

初上路

官值季夏,欲觅避凉之地。同僚纷议。或曰:“某山幽雅。”或曰:“某寺清闲。”一长辈进曰:“山寺虽好,总不那样座公厅,最是凉快。”官曰:“何以见得?”答曰:“别处多有太阳,独此处暗无天日。”

一个人初上路,才骑牲禽踏镫,掉落一鞋。其人因作官话大声曰:“啊呀。掌鞭的,小编的鞋。”赶鞭的感到唤他做爷,答云:“爷不敢。”其人愈发急,大呼曰:“小编的鞋!”掌鞭的不会其意,亦连声回应曰:“爷,小的怎么敢?”其人只得仍作乡语怒骂曰:“搠杀那娘,笔者三头鞋子脱掉了!”

强盗脚

闹一闹

乡民国初年次入城,见有木桶悬于城上。问人曰:“个中何物?”应者曰:“强盗头。”及至县前,见数个木匣钉于谯楼之上,皆前官既去,而所留遗爱之靴。乡民不知,乃点首曰:“城上挂的强盗头,此处一定是强盗脚了。”

一杭人妇,催轿往太湖十二二日游,贪恋湖上风景,不觉归迟。时已将暮,怕关城门,心中焦急。乃对轿夫言曰:“轿夫阿哥,天色晚了,小编多把金钱打发,你与自家尽力闹一闹,早行进到里头去。不不过自家好,连你们也落得自在兴奋些。”

属牛

摸一把

一官遇生辰,吏典闻其属相为狗,乃醵白金铸一鼠为寿。官甚喜,曰:“汝等可见曾祖母生辰亦在目下乎?”众吏曰:“不知,请问其属?”官曰:“小本人三岁,丑年生的。”

女人门首买菜,问:“多少个钱一把?”卖者说:“实价四个钱两把。”妇还四个钱三把。卖者云:“不期待我来摸娘娘一把,娘娘倒想要摸自身一把,讨作者如此有助于。”

同僚

苏空头

有妻、妾各地民。八日,妾欲谒妻,谋之于夫:“当什么写帖?”夫曰:“该用‘寅弟’二字。”妾问其义如何,夫曰:“同僚写帖,皆用此称呼,做官府之例耳。”妾曰:“作者辈并无官职,怎么样亦写此帖?”夫曰:“官职虽无,同僚总是一样。”

壹人初往台中。或教之曰:“吴人惯扯空头,若去买货,他讨二两,只能还一两。就是与人说话,他说两句,也不得不听一句。”其人至苏,先以买货之法,行之果验。后遇一个人。问其姓,答曰:“姓陆。”其人曰:“定是三老官了。”又问:“商品房几间?”曰:“五间。”其人曰:“原本是两间一披。”又问:“宅上还应该有哪位?”曰:“只房下一个。”其人背曰:“原照旧与人合的。”

家属

连偷骂

官坐堂,众后中有撒一响屁者。官即叫:“拿来!”隶禀曰:“老爷,屁是一阵风,吹散没影踪,叫小的怎么拿得?”官怒云:“为啥徇情卖放,定要得到。”皂万般无奈,只得取干屎回销:“禀老爷,正犯是走了,拿得亲戚在此。”

吴人有灌园者,被街坊窃去疏果,乃大骂曰:“入娘贼,春季偷了小编婶,清夏又来偷作者妹子,到冬来还要偷小编个太太。”

州同

晾马桶

一人好古董,有持文王鼎求售者,以百金买之。又一位持一夜壶至,铜色素斑点驳陆离,云是武王时物,亦索重价。曰:“铜色虽好,只是肚里吗臭。”答曰:“腹中虽臭,难道不是个周铜?”

夏洛蒂人家晒两马桶在外,瞽者不知,误撒小解。其姑喝骂,嫂忙问曰:“那娘贼个脓血,滴来您个里面,依然撒来作者个里头。”姑回云:“笔者搭你两侧都有一点点个。”

衙官隐语

鸟出来

衙官集会,各问何职。一官曰:“随常茶饭掇今后,盖义取现有也。”一官曰:“滚汤锅里下文件,乃煮簿也。”一官曰:“乡下蛮子租粪窖。”问者不解,答曰:“典屎也。”

一家养子瞒人,邻翁问其妇曰:“孩他娘恭喜。添了公子。”妇曰:“并无这事,要就是您鸟出来的。”

太监观风

轧棉花

镇守太监观风,出“大器晚成焉”为题,众皆掩口而笑,乃问其故,教官禀曰:“诸生以难题太难,求减得一字为好。”乃笑曰:“既如此,除了‘后’字,只做‘生可畏焉’罢。”

姑嫂二个人地上轧棉花。嫂问:“姑轧得几何?”姑曰:“尽力轧得双脚酸麻,轧个绒勿出。”

武弁夜巡

庆生

一武弁夜巡。有犯夜者,自称文人会课归迟。武弁曰:“既是先生,且考你一考。”生请题,武弁思之不足,喝曰:“造化了你,今夜幸好并未难题。”

松江有妪出生之日,子侄辈商所以庆生者。一曰:“叫伙戏子与渠汤汤,好弗热闹。”一曰:“个非阿妈所好,弗如寻多少个和尚,与渠笃笃倒好。”

垛子助阵

贺寿

一武官出征将败,忽有神兵助阵,反大捷。官叩头请神姓名,神曰:“作者是垛子。”武官曰:“小将何德,敢劳垛子尊神见救。”答曰:“感汝一贯在教场从不曾伤笔者一箭。”

贺友寿者,其友初期躲生,锁门而出。八日路上遭受,这厮惯作歇后语,因对友曰:“前兄寿日,弟拉了好多丧门吊,替你生灾作贺。什么人料你家入地无门,竟披枷带锁了。”

进士第

寿气

一介弟横行于乡,怨家骂曰:“兄登黄甲,与汝何干,而豪横若此?”答曰:“尔不见匾额上边写着‘进士第’么?”

一老翁寿诞,亲友醵分,设宴公祝。正行令,各人要带说“寿”字。而壶中酒忽竭,主人民代表大会怒。客曰:“为啥动寿气?”一客云:“欠检点,该罚。”少顷,又一位唱寿曲。傍壹位曰:“合差了寿板。”合席皆曰:“一发该罚。”

及第

不知令

一举子往京赴试,仆挑行李随后。行到郊野,忽强风大作,将担上头巾吹下。仆大叫曰:“落地了。”主人心下不悦,嘱曰:“现在莫说落地,只说及第。”仆颔之。将行李拴好,曰:“前段时间您你走上天去,再也不会及第了。”

饮酒行令,座客有茫然者。一友戏曰:“不知令,无认为君子也。”其人诘曰:“不知命,为什么改作令字?”答曰:“《中庸》注云:‘命犹令也。’”

嘲武举诗

作恶多端

头戴银雀顶,脚踩粉底皂。也去参主考,也来谒南岳庙。颜子喟然叹,夫子莞尔笑。子路愠见曰:“那般呆狗屎,笔者若行三军,都去喂马料。”

父老乡亲汇缘进学,与父兄四伯暑天同走,惟新生撑伞。人问为啥,答曰:“入学不晒。”

封君

馄饨

有市井获封者,初见县官,甚跼蹐,坚辞上坐。官曰:“叨为令郎同年,论理还该侍坐。”封君乃张目问曰:“你也是属相为狗的么?”

苏州人有卖抄手者。夫偶出,令其妻守店,姿容甚美。一个人来买汤饼,因贪看想慕出神,叫曰:“娃他爹。笔者要买饨。”妇应曰:“你干吗脱落子馄?”

老父

卖糖

一市井受封,初见县官,以其齿尊,称之曰:“老先。”其人含怒而归,子问其故,曰:“官欺作者太甚,彼该称本人老知识分子才是,乃作歇后语叫什么老先。明系轻薄,作者回称也从未失了造福。”子询问何以称呼,答曰:“小编本应称他老爹母官,今亦缩住后韵,只叫她声老父。”

一糖担歇在居家门首敲锣,妇喝曰:“快请出去,只管在此汤手甚么?汤手出个小的儿来,又要害小编顽皮。”

公子封君

食蔗

有公子兼封君者,父对之乃欣羡不已。讶问其故,曰:“你的爷既超出自家的爷,你的儿又越过作者的儿。”

一家请客,摆列水果,家主母取果蔗食之,连声叫淡。厨司曰:“娘娘想是梢了。”

送父上学

秤人

一个人问:“公子与封君孰乐?”答曰:“做封君虽乐,齿已衰矣。惟公子年少最乐。”其人急趋而去,追问其故,答曰:“买了书,好送家父去上学。”

天赦日秤人,婆先将媳上秤。婆云:“孩他娘,你身处大花星上正好。”次秤婆,媳云:“看岳母不出,到梢了。”

纳粟诗

蚬子

赠纳粟诗曰:“革车买得精光高,周子窗前满腹包。有朝若遇高曾祖,焕乎其有没分毫。”

五个人遇上,各问所生子女几何。一曰:“五女。”一曰:“一子。”生女者曰:“一子是险子。”生子者怒曰:“笔者是黄蚬,强如你养了广大肉蚌。”

考监

绵在凳上

一监生过国学门,闻祭酒方盛怒两生而治之,问门上人者,然而打欤?罚欤?镦锁欤?答曰:“出题考文。”生即咈然,曰:“咦,罪不至此。”

一女买绵子,正在讲价,卖者欲出小恭,踌蹰不决。女云:“你身处此,难道作者偷了不成?”其人曰:“既如此,大娘绵在凳上,待小编撒出去了。”

坐监

撒屁秤

一监生妻屡劝其夫读书,因假寓于寺中,素无书箱,乃唤脚夫以罗担挑书先往。脚夫中途疲甚,身坐担上,适生至,闻傍人语所坐《通鉴》,因怒责脚夫,夫谢罪曰:“小人因为不识字,不平日坐了鉴,弗怪弗怪。”

一个人问邻妇借秤,妇回云:“笔者家那管撒屁秤,是用不可的。”其人曰:“娃他爹,你在前另有不撒屁的,求借小编用一用。”

咬飞边

日饼

贫子途遇监生,忽然抱住咬耳一口,生惊问其故,答曰:“笔者穷困极矣。见了大锭银子,如何不咬些飞边用用。”

中中秋贩售月饼。招牌上错写日饼。壹位指曰:“月字写成白字了。”其人曰:“作者倒信你骗,白字还应该有一撇哩。”

入场

禁溺

监生应试进场方出,一故人相遇揖之,并揖路旁猪屎。生问:“此臭物,揖之何为?”答曰:“他臭便臭,也从大肠里出来的。”

墙脚下恐人撒尿,画一水龟于壁上,且批其后曰:“撒尿者正是此物。”壹人不知就里,仍去屙溺。其人骂曰:“瞎了眼睛,也不走访。”撒尿者曰:“不知老爷在此。”

书低

墙龟

一生赁僧房读书,天天游玩,午后归房。呼童取书来,童持《文选》,视之曰低;持《汉书》,视之曰低;又持《史记》,视之曰低。僧大诧曰:“此三书熟其一,足称饱学,俱云低何也?”生曰:“笔者要睡,取书作枕头耳。”

墙上画一水龟,专禁人屙溺,一个人竟撒。主家喝曰:“你看!”其人云:“原本水龟在此看笔者撒尿。”

监生娘娘

说大话

监生至城隍庙,傍有监生案,塑监生娘娘像。归谓妻曰:“原本我们监生恁般高尚,连你的像,早就都塑在城隍庙里了。”

全数者谓仆曰:“汝出外,须说几句大话,装自身赏心悦目。”仆领之。值有言“三清殿大”者,仆曰:“只与小编家租房一般。”有言“龙衣船大”者,曰:“只与笔者家帐船一般。”有言“牯牛腹大”者,曰:“只与笔者家主人肚皮一般。”

监生自大

挣大口

城里监生与乡村监生各要争大,城里者耻之曰:“大家博学多才,你家乡人眼光浅短。”多个人冲突不已,因往马路同行各见所长。到一大第门首,匾上“大中丞”三字,城里监生倒看指谓曰:“那岂不是‘丞中大’乃一徵验。”又到一宅,匾额是“马银川卿”,乡下监生以“卿”字认做“乡”字,忙亦倒念指之曰:“那是‘乡邻大’了。”四人各不见高下。又来一寺门首,上题“大士阁”,相互平心和议曰:“原本阁大。”

五个人好为大言,壹个人说:“敝乡有一大人,头顶天脚踏地。”一个人曰:“敝乡有一位更加大,上嘴唇触天,下嘴唇着地。”其人问曰:“外人身藏哪儿?”答曰:“小编凝视她挣得一张大口。”

王监生

天话

一监生姓王,加纳知县新任。初落学,青衿呈书,得牵牛章,讲诵之际,忽问那“王见之”是哪位,答曰:“此王诵之之兄也。”又问那“王曰”然是何许人,答曰:“此王曰,叟之弟也。”曰:“妙得紧。且喜作者王氏一门,都在书上。”

壹位说:“前天某处,天上跌下一位来,长十丈,大二丈。”或问之曰:“亦能说话否?”答曰:“也讲几句。”曰:“讲什么话?”曰:“讲天话。”

自不识

谎鼓

有监生穿大衣,带圆帽,于着衣镜中自照,得意甚,指谓妻曰:“你看镜中是何许人?”妻曰:“臭水龟,亏你做了监生,连自都不识。”

一说谎者曰:“敝处某寺中有一鼓,大几十围,声闻百里。”傍又一位曰:“敝地有一牛,头在江南,尾在江北,足重有万余斤。岂不是奇事?”民众不信。其人曰:“若未有这头大拿,怎么样得那张大皮,幔得那面大鼓?”

监生拜父

大浴盆

一个人一直以来入监,吩咐亲朋亲密的朋友备帖拜老夫君。仆曰:“父子如何用帖,恐被人商讨。”生曰:“不然,明日进身之始,他客俱拜,焉有亲父不拜之理。”仆问:“用何称呼?”生沉吟曰:“写个‘眷侍教生’罢。”父见,怒责之,生曰:“称呼商量切当,你自不解。老爹和儿子一本至亲,故下一眷字;侍者,父坐子立也;教者,从幼延师教训;生者,父母生笔者也。”父怒转盛,责其不通。生谓仆曰:“想是嫌本身太妄了,你去另换个晚生帖儿来罢。”

好说谎者对人曰:“敝处某寺有一脚盆,可使千万人同浴。”闻者不信。傍壹人曰:“此是时常,何足为奇?敝地一情报。说来才觉好奇。”人问:“何事?”曰:“某寺有一竹林,不如四年,遂长有几百万丈。这两天顶着天长不上去,又从天上长下来。岂不是奇事?”大伙儿皆谓诳言。其人曰:“若未有那等长竹,叫他把什么篾子,箍他那只大脚盆?”

半字不值

误听

一监生妻谓其一叶障目。使劝读书。问:“读书有吗好处?”妻曰:“一字值千金,怎么样无益?”生答曰:“难道自个儿此身半个字也不足?”

一人过桥,贴边而走。别人谓曰:“看留神,不要踏了空。”其人误据书上说他偷了葱,因此大怒,争持不断,复员和转业诉一人。其人曰:“你们又来滑稽,你自己面生,怎么冤我盗了钟?”互相撕打。多个人纠结到官。官问几个人地方,拍案怒曰:“朝廷设立衙门,叫小编南面坐,尔等反叫本人朝了东!”掣签就打。官民争闹。震撼后堂。适曾外祖母在屏后窃听。闻之柳眉倒竖,抢出堂来,拍案吵闹曰:“作者尚未干下歹事。为什么通同众百姓要自己嫁郎君!”

借药碾

招弗得

一监生临终,谓妻曰:“笔者一生挣得那副衣冠,死后必为笔者殡殓。”妻诺,既死穿衣套靴讫,惟圆帽左右欹侧难戴。妻哭曰:“作者的天,一顶帽子也无福戴。”生复还魂张目谓妻曰:“供给戴的。”妻曰:“非不欲带,恨枕不稳耳。”生曰:“对门某先生家药碾槽,借来好做枕。”

松江人无子,一友问:“尊嫂曾养否?”其人答曰:“房下养呢,只是孽勿得。”

斋戒库

古典管农学原来的书文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评释出处

一监生姓齐,家资甚富,但不识字。六日府尊出票,取鸡二头,兔贰头。皂亦不识字,央齐监生看。生曰:“讨鸡二头,免多只。”皂只买一鸡回话。通判怒曰:“票上取鸡一只,兔三只,为什么只缴一鸡?”皂以监闹事禀。少保遂拘监生来问,时通判适有公干,暂将监生收入斋戒库内候究。生入库,见碑上斋戒二字,认做他阿爹齐成姓名,张目惊诧呜咽不仅仅。人问何故,答曰:“古时候的人灵座,何人设建在此,睹物伤情,焉得不哭。”

附例

一知识分子畏考援例。堂试之日,至晚不能够成篇,乃大书卷面曰:“惟其如此,所以那样。若要如此,何苦如此。”官见而笑曰:“写得此四句出,究竟还是个附例。”

酸臭

小虎谓印度支那虎曰:“前日出山,搏得一个人食之,滋味甚异,上半截酸,下半截臭,毕竟不知是何等人。”沙虫妈曰:“此必是举人纳监者。”

仿制字

一生见有投制生帖者,深叹制字新奇,偶致一远札,遂效之。仆致书回,生问见书有啥话说,仆曰:“当面启看,便问老丈夫无恙,又问老安人好否。予曰:‘俱安。’乃沉吟半晌,带笑而入,才发回书。”生大喜曰:“人不可不学,只一字用着拾贰分,便一家俱问到,添下众多殷勤。”

春生帖

一富人不通文墨,谓友曰:“某个人甚是欠通,清早来拜小编,就写晚生帖。”傍一监生曰:“这倒还差不远,好像那二日高商拜客,竟有写春生帖子的呢。”

借牛

有走柬借牛于富翁者,翁方对客,讳不识字,伪启缄视之,对来使曰:“知道了,少刻我有史以来也。”

哭麟

孔丘见死麟,哭之不置。弟子谋所以慰之者,乃编钱挂牛体,告曰:“麟已活矣。”万世师表观之曰:“这明显是一头村牛,不过多得多少个钱耳。”

江心赋

有富人同友远出,泊舟江中,偶上岸散步,见壁间题“江心赋”三字,错认“赋”字为“贼”字,惊欲走匿。友问故,指曰:“此处有贼。”友曰:“赋也,非贼也。”其人曰:“赋便赋了,终是某个贼形。”

吃乳饼

大户与人论及孩子多肖奶婆,为吃其乳,气相感也。其人谓富翁曰:“假若如此,想来同志从幼是吃乳饼长大的。”

不愿富

一鬼托生时,冥王判作富人。鬼曰:“不愿富也,但求终生衣食不缺,无是不过,烧清香,吃苦茶,安闲过日足矣。”冥王曰:“要银子便再与您几万,那样安闲清福,却不能够你享。”

薑字塔

一富翁问“薑”字怎么写,对以草字头,次一字,次田字,又一字,又田字,又一字。其人写草壹田壹田壹,写讫玩之,骂曰:“天杀的,怎么着诳笔者,明显作耍作者产生一座塔了。”

医银入肚

一富翁含银于口,误吞入,肚甚痛,延医疗之。医曰:“轻便,先买卡牌一副,烧灰咽之,再用艾丸炙脐,其银自出。”翁询其故,医曰:“外面用火烧,里面有胡子打劫,哪怕你的银两不出来。”

田主见鸡

一富人有余田数亩,租与张三者种,每亩索鸡一只。张三将鸡藏于背后,田主遂作吟哦之声曰:“此田不与张两种。”张三忙将鸡献出,田主又吟曰:“不与张三却与哪个人?”张三曰:“初问不与自己,后又与笔者何也?”田主曰:“初乃无稽之谈,后乃见机而作也。”

讲解

有姓李者暴发致富而骄,或嘲之云:“一童读百家姓首句,求师解释,师曰:‘赵是精赵的赵字,钱是有铜钱的钱字,孙是小猢狲的孙字,李是姓张姓李的李字。’童又问:‘倒转亦可讲得否?’师曰:‘也讲得。’童曰:‘怎么样讲?’师曰:‘可是姓李的小猢狲,有了多少个臭铜钱,一时就精赵起来。’”

训子

富翁子不识字,人劝以延师训子。先学一字是一画,次二字是二画,次三字三画。其子便喜欢投笔告父曰:“儿已都晓字义,何用师为?”父喜之乃谢去。十30日父欲招万姓者饮,命子晨起治状,至午不见写成。父往询之,子恚曰:“姓亦多矣,怎么样偏姓万,自早于今才得五百画哩!”

古典法学原来的作品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,转载请评释出处

本文由2138acom太阳集团发布于太阳集团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古典文学之笑林广记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