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艺术学之太平御览

○夏中

○夏上

《庄子休》曰:井鱼不得以语海,夏虫不能够语冰。

《尔雅》曰:夏为四月。(孙炎曰:夏气赤而美好。)

《文子》曰:政失于夏,荧惑逆行。夏政不失,则降时雨。

又曰:夏为昊天。

《列子》曰:郑师管管理学琴于师襄子,当夏而叩羽弦以召黄钟,霜雪交下,川池暴沍。

又曰:夏为长嬴。

《管仲》曰:夏季不炀,非爱火也;冬天不盥,非爱水也,为不适于身,不便于体也。夫明王不美宫殿,非喜小也,为伤本也。

又曰:夏祭曰荐。(荐上帝鱼,初薄也。夏时百穀未登,可荐者薄也。)

又曰:南方,其时曰夏,夏气阳,阳生火,其德施舍,是谓曰德。

《释名》曰:八月谓之榴月,蕤者,下也,宾者,敬也。言阳气下,阴气上,极阴气始,宾敬之也。

又曰:春不收枯骨朽胔,伐枯木而去之,则夏旱至矣。

《书》曰:夏暑雨,小民亦惟曰怨嗟。

《邹子》曰:遁月取桑柘之火。

又:《尧典》曰:申命羲叔,宅南交。(申,重也。交,言夏与春交。)平秩南讹。(讹,化也。掌夏之官,平序南方化育之事。)日永,星火,以正蒲月。(永,长也,谓白露之日也。苍龙之中星,举中则七星见可见也。)厥民因,鸟兽稀革。(因,谓老弱因就在田,夏时鸟兽毛羽稀少。)

《尸子》曰:夏为乐,南方为夏,夏,兴也。南,任也。是故万物莫不任兴蕃殖充盈,乐之至也。

《诗》曰:4月秀葽。(不荣而实曰秀。葽,草也。)

《韩非子》曰:季孙相鲁,令11月掘长沟,子路私秩饮之。孔仲尼覆其饮,曰:"鲁有民焉,汝辄扰之,何也?"

又曰:元阳繁霜,小编心忧伤。(三微月,夏之4月建巳之月,清和月用事,而霜多急恒寒若之异,侵凌万物,故心为之伤心。)民之讹言,亦孔之将。

《别录》曰:明庶风后四十16日,立冬风至,则出币帛,使诸侯。(立冬长养布恩惠,故聘问诸侯。巽卦之风。)

又曰:准备束楚,三星(Samsung)在户。(三星(Samsung),二月首直户也。《笺》云:心星在户,谓三月之节,一月底间。)今夕何夕,见此粲者。

《葛洪》曰:洪从祖仙公,每大醉,夏辄入源泉底,十日许乃出。能闭气胎息故耳。

又曰:维此6月,既成作者服。小编服既成,于三十里。

又曰:谓夏必长而蒜麦枯,谓冬必凋而竹柏茂。日盛阳宜暑,夏天不见得无凉;日极阴宜寒,隆冬未必无暂温也。

又曰:11月食郁及薁。(郁,棣属。薁,婴薁也。)

又曰:世之豪士,暑夏之日,露首袒身,惟在樗蒲弹棋,不离绮纨之侧也。

又曰:11月莎鸡振羽。

又曰:或问不热之道。答曰:"或以小暑天服六壬六癸之符,或服玄冰之丸,或服飞霜之散。

又曰:6月四月,11月徂暑。(徂,往也。二月水星中,暑盛而往矣。《笺》云:徂,犹始也,5月乃始盛,与人工恶亦有渐,非一时三刻。)

《幽求子》曰:扇翣微动,凉风夏生。

又曰:无间冬夏,值此鹭羽。

《范子》曰:计研曰:"德取象於春夏,刑取象於秋冬。"

又曰:冬之夜,夏之日,百岁之后,归于其室。

《周书时训》曰:七月节,温风至;温风不至,即时无缓政。蟋蟀居壁;若不居壁,即恒急之暴。

《传》曰:龙见而雩。(龙,角、亢,星也。建巳月,昏见东方。)

又云:门户不通,鹰乃学习;若不念书,即寇戎不备。

《礼》曰:10月之节,日在卯,昏翼中,晓牵牛中,斗建巳位之初,其日丙丁,(丙丁属火,主夏,故云其日丙丁。)其帝炎帝,其神祝融氏,(昔农皇神农氏以火德王,继天而王,故为夏帝。火正为祝融氏,佐神农大帝于夏。)其虫羽,(南方朱鸟羽虫之长,凡有羽之类皆属于火,故曰其虫羽。)其音徵,(陆分宫去其一以生徵,徵数五十四属火,以其徵清,事之象也。夏和则徵声调。《乐记》曰:徵乱则哀,其事勤。)律中仲月。(四月气至,则仲吕之律应。阴月者,玄月之所生,四分益一,管长六寸陆分。)立冬之日,蝼蝈鸣,后二二十日蚯蚓出,后十六日唐瓜生,盛德在火,迎夏于南郊,命乐正习盛乐。(为将大雩,先习盛乐。自鞀鞞至柷〈吾戈〉皆作曰盛乐。)中气,日在毕,(小雪,为7月初气。)昏轸中,晓须女子中学,斗建巳位之中。夏至之日,空草秀,后13日黑心菜死,后二十四日小雪至,挺重囚,出轻系,(挺犹宽也。重囚宽之,至秋方决。轻系出而舍之。)无起土功,无发大众,无伐大树。太岁初衣暑服,(《论语》曰:当署袗絺绤。谓暑服。)无大邱猎,以樱桃先荐寝庙。(牛桃,车厘子也。先荐寝庙,后乃食之。)蚕事既登,后妃献茧。(后妃献茧,进其成功也。)圣上饮酎,用礼乐。(酎之言醇也。春酒至此始成,与群卧饮之。)

又曰:八月初气后二十七日,腐草化为萤;若不化萤,即穀实鲜落。土润溽暑;若不燥热,即急应之罚。中雨时行;若不常行,即恩不比下。

又曰:二月之节,日在参,昏角中,晓危中,斗建午位之初,律中郁蒸。(二月气至,则皋月之律应。满月者,初冬之所生,四分益一,管长六寸七分,其日、其音、其数并同麦序。)大雪之日,螳螂生,后二二十八日鵙,始鸣,后31日反舌无声,絷腾驹,班马政,(马政,谓掌十二闲养马之政治和宗教。)聚蓄百药。(因草木蕃庑之时,则采聚百药。)中气日在东井,昏亢中,晓营室中,斗建午位之中。小寒之日,鹿角解,后13日蜩始鸣,后16日和姑生。祀皇地祗于方丘。(小雪之日祀皇地祗于方丘,以高祖神尧天子配坐,以岳渎等神从祀。)日冬月,阴阳争,死生疏。(小暑之日,漏刻长,阳气欲衰,阴气欲兴,阳日生,阴日死,至之日相与分。)君子齐戒,(以阴阳相争之时,务欲安静。)薄滋味,无致和,谓阴气始兴,身尚静,味尚薄。节嗜欲,定心气。无用火于南方,(阳气盛,又用火于其方,害微阴。)能够居高明,能够远眺望,能够升山陵,能够处台榭。(是月暑气方盛,能够登远望,顺阳居上。)

又曰:夏取枣杏之火。

又曰:5月之节,日在东井。昏氐中,晓东璧中,斗建未位之初,律中林锺。(十二月气至,则7月之律应。林钟者,黄钟之所生,四分去一,管长六寸,其日、其音、其数,并同梅月。)夏至之日,温风至,后二日蟋蟀居壁,后二十日鹰乃学习。中气日在柳,昏尾中,晓奎中,斗建未位之中。谷雨之日,腐草为萤,后18日土润溽暑,后18日中雨时行。命有司人入山行木,无有斩伐。大旨土,其日戊巳,(戊巳属土,故云其日戊巳。)其帝轩辕黄帝,其神后土,(昔轩辕氏黄帝以土德继天而王,故为轩辕氏,土官之神曰后土。)其神后土,其虫裸,(无毛羽,鳞介之类。)其音宫,(音始于宫,宫数八十一,属土,以其最大。《乐记》曰:宫乱则荒,其君骄。)律威尼斯绿钟之宫,(黄钟主十二月,土在天贶、兰秋之间,各有分主,不可假借,故引黄钟之清宫为土律,其管半黄钟之管,长四寸四分,则黄钟之清宫也。故未月十三日已后土王,气至,则黄钟之宫应之也。)其祀中霤,祭先心。(中霤,犹中室也。祭中霤之礼为祀,先进心也。)

《符瑞图》曰:麟夏鸣曰养绥。

又曰:乐正崇四术,立四教,春夏教以《诗》《书》。(春夏阳也。《诗》、《书》者,声亦阳也。)

《隐诀》曰:八月戌日,天地凶门日,不可入山建创。七月十二二日,地破日,不可开山施工。

又曰:凡学,春夏学干戈。(干,盾也,戈,勾子戟也。干戈万舞,象武也,用动作之时学之。)

又曰:春分之日,日中五帝会诸仙人於北帝宫,见四真人,论求道之功罪。

又曰:春诵夏弦,里胥诏之。(诵谓歌乐也,弦谓以丝播诗。阳用事,则学之以声。)

董勋《问礼俗》曰:一月俗称午月,俗多持斋放生。案《月令》恶月阴阳交,死生分,君子斋戒,止声色,节嗜欲。

又曰:春作夏长,仁也。

《素问》曰:歧伯曰:"夏五月,此谓萧季,天地气交,万物华实,夜卧蚤起,毋厌於日,使志毋怒,使英华成秀,使气得泄。若所爱在外,此夏气之应也,保养之道也。逆之则悲伤,秋为痎疟,冬至节久治不愈的病魔。(夏1月,天地阴阳之气交配者,万物华实,故言夏发育,于万物成实者也。夜卧早起,是贪于夏气,不厌于日者也。是夜卧早起,明于阳气之盛者也。人志气毋怒,阳气成结,秀实以成,其气得泄,阳者也万物成结,于夏受之,由此夏阳气之所应也。能合其气,则是保养之道也。逆之,则阳损于心,心者,夏王也。故言忧伤,难熬则秋必病瘖虐,故言夏伤于暑,秋病瘖虐者,不从其气则火为逆也。是故伤逆深皆损于阳气,故长至节阴盛必重病。)

又曰:《明堂位》曰:"林钟一月,以禘礼祀周公於南岳庙,朱干玉戚,冕而舞《太武》,皮弁素积,裼而舞《大夏》。

《大衍星分图》曰:七月午日,日月会于鹑首。

《周礼》曰:恶月,午之气,七月建焉,而辰在鹑首。

又曰:五月,日月会于鹑火。

又曰:山虞以恶月斩阴木。(郑众曰:阴木,秋冬生者。郑玄曰:阴木,生山北者。冬斩阳,夏斩阴,坚濡调也。)

《岭表录异》云:枹木履,其轻如通草,夏月着之,隔卑湿地气,如杉木。今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诸郡牧守,初到任,下檐都有枹履。

又曰:凌人掌冰,夏颁冰。(暑气盛,王以冰颁赐也。)

又曰:南开中学夏季孟秋多恶风,彼人谓之飓,(《南越志》云:风起则人心恐惧。或云,风来则四面具足。二义都有理也。)坏屋折树,不足喻也,甚则吹屋瓦如飞蝶。或三二年不一风,或二年两三风,亦系廉帅政德之否臧者。然发则自午及酉,夜半必止,此乃"飘风不终朝"之义也。

又曰:柞氏掌攻草木及林麓。夏日至,令刊阳木而火之。

《南荒录》曰:新州男士妇人,皆缜发如云,谬洛,以灰投水中,遂就水而沐之,以彘膏涂其发,五十月秔秫未获时,民饥,尽髡,取发鬻于市,既髡,即复以彘膏涂之,来年五3月又可鬻矣。

又曰:夏见曰宗。宗,尊也。义取主火。《大行人》云:夏宗以陈天下之谟。

《投荒录》:岭南方初冬,率二十二十四日十余阴十余霁。虽大雨倾注,顷即赫日,已复骤雨。大凡岭表夏之伏暑,甚於北土,且以时热多又蒸郁,此为甚恶。自四月至七月皆蒸热。

《穀梁传》曰:四时之田,皆为宗庙之事也。夏田曰苗。(因为苗稼除害,故曰苗。)

《梁元帝纂要》曰:夏曰麦候,亦曰长赢。朱夏、夏季、夏季、清夏。天曰昊天。风曰炎风。节曰炎节。草曰茂草、杂草。木曰蔚林、茂林、密树、茂树。开冬亦曰四月、首夏。焦月亦曰徂暑。(徂,往也。言暑始往。)

《皇览逸礼》曰:夏则乘赤辂,驾赤骝,载赤旗,以迎夏於南郊。其祭先黍与鸡。居明堂正庙,启南户。

《四时纂要》曰:二月也,是谓麦候。冬穀既尽,宿麦未登,宜赈乏绝,救饥穷,九族不可能自活者救之。无固蕴畜而忍人之贫,贪货殖之宜,忘种福之利,君子弗取也。

《军机大臣大传》曰:南方者,何也?任方也。任方者,物之方。任,何以谓之夏?夏者,假也。吁荼万物养之外者也。故曰南方夏也。

陆机《纂要》曰:夏树名连阴,夏雨名绵雨。

又曰:主夏者火,火昏中,能够种黍菽。上告乎君主,而下赋之民。

《摄生月令》曰:3月为乾,是月也,万物已成,天地化生。勿冒相当热,勿大汗后当风,勿揭穿星宿,皆成恶病。勿食大蒜,勿含生薤,勿食鸡身上的肉,勿食蛇蟮。是月肝藏以病,神气不行,火气渐临,水力渐衰,稍补肾助肺,颐保养身体命力,无失其时。是月二十二日,不远行,宜安心静念,沐浴斋戒,必须福庆。

《三礼义宗》曰:夏,大也,谓万物长大也。夏谓南者,南,任也。

《齐人月令》曰:十八月28日,不宜杀草木,始服生衣,宜进温酒,服温药。是月也,无坏麛卵,无伐大树。是月也,宜以夙兴。

又曰:火正曰火神者,祝,甚也,融,明也。言夏时物气甚明也。

《酉阳杂俎》曰:俗忌十一月上屋。言人七月蜕精神,如上屋,即自见其形,魂魄则不安矣。

又曰:南岳谓之霍,霍者,护也。言阳气用事,初春之日,护养万物,故以为称。

《穷神秘苑幽明录》曰:刘彻与父母官宴於未央殿,方食枣,帝见梁上有一老头,长八九寸,仰观屋宇,俯歌王脚。东方朔曰:"此水木之精,其名藻兼,夏乃巢林,冬即居河。此来诉尔,所视殿名未央,下视脚者,足于此也。"上乃悉罢诸役

又曰:5月小暑为节者,此以相形为名,形大雪,故谓之大寒。三月之初,暑气热未极,故以小为名。大寒为中者,自十6月一阳爻王,从违规而出,至此之时,方始上彻,阳气并出地上,春分既极,故冬节为中。

徐整《长历》曰:北斗当昆仑,气注天下,春夏为露,秋冬为霜。

《大戴礼》曰:夏以教士,车甲士执伎论力,循四卫,强股肱,质射御,才武聪慧治众长,平能够为仪缀於国,出可感觉卒诱於军旅。四方诸侯之游士,国中之贤者充焉。方夏3月,养长莠,蕃庶物。於时有事,享於皇考,爵士之有庆者三个人,以成夏事。

《兵书》曰:夏出兵,赤旗在前,执前行。

《易通统图》曰:夏天月行西北赤道,曰南陆。

《地镜经》曰:三月初,草木叶有专厚而无汁,枝下垂者,其地有玉。

《郎中考灵耀》曰:罗睺为夏,期专阳相助,同精感符。

《师旷占》曰:春夏二十二日有霜雪者,君父治政大殿大杀,天以示之。何以言之?霜威杀万草,坐大杀也。见变如此,宜损威杀,重人之命也。

《诗含神雾》曰:曹地处10月之位,土地劲急,音中徵,其声清以急。

焦赣《易林》曰:春天清和月,和气所在,生本身嘉福,国无残贼。

《春秋繁露》曰:夏乐气故养也。

又曰:4月种黍,岁晚不雨,秋不缩酒,神失其所。

《孝经说》曰:斗指午为夏。

赵自勉《造化权舆》云:潮者,阴阳之气所激。八月无潮,阴气微也;4月最大,则阴盛也。

《鹖冠子》曰:斗柄南指,天下皆夏。

陆机《要览》曰:昔羽山有神仙焉,逍遥於中岳,与左元放共游子训所,坐欲起,子训应欲留之,三日里面三雨。今呼二月三时雨亦为留客雨。

《史记》曰:墨者亦尚尧舜,言德行,曰:夏季葛衣,冬天鹿裘。

桓谭《新论》曰:中卫送王仲都,时夏大寒,使曝日坐,又环以十炉火,不言热,而身不汗出。

又曰:田婴有子四十余名,其贱妾有子名文,以12月十二十日生。婴告其母曰:"勿举也。"其母窃举生之,及长,因其兄弟而见其子文於田婴。田婴怒其母曰:"吾令若去此子,敢生之何也?"文顿首,因曰:"君所不举八月子者,何故?"婴曰:"一月子者,长及户齐,将有损其家长。"文曰:"人生受命於天,君何忧焉?必受命於户,则可高其户耳。何人能至户者?"婴曰:"子休矣。"

《五行大义论》曰:未者昧也,阴气已长,万物稍衰,其体暧昧於未,又时物向成,都有气味也。

《汉书》曰:荧惑曰南方夏火,礼也,视也。礼亏视失,逆夏令,伤火气,罚见荧惑。逆行二舍为不祥,居之一月国有殃,十二月受兵,3月国半亡地,7月地太半亡。

《五行体性论》云:土在一年四季里边,处伏月之末,阳衰阴长,居位之中,总於四德,积尘成实。积则有间,有间故水火成实所能持也。故土以含散持实为体,稼穑为性。

又曰:汉武始幸雍,郊见五帝,以朱明11月答礼焉。

又曰:土包四德,故其体能兼虚实也。

又曰:贾长沙既已谪居西安,德雷斯顿卑湿,自认为寿不得长,伤悼之,乃为赋以自广。曰:"单阏之岁兮,7月十二月;戊戌日斜兮,鵩集余舍。"

《论衡》曰:夫虎出奇迹,犹龙见有期也。阴物以冬见,阳虫以夏出,出应其气,气动其类。参、伐以冬出,心、尾以夏见。参、伐则虎星,心、尾则龙象,星出而物见,气至而类动,天地之性也。

《五行志》曰:赵正年3月小满,人多冻死,时嫪毐及大臣二十余名车裂以徇而灭宗,放迁四十余家于房陵。

又曰:早春之时,当风而立,隆冬之月,向日而坐。其夏欲得寒,冬欲得温也。或当风鼓翣,向日燃炉,不过天终不为冬夏易气者,寒暑有节,不为人变改也。

《汉书食货志》曰:朝错曰:"今农人五口之家,其服兵役者不下二个人,其能耕者可是百亩,百亩之收,不过百石。春耕夏耘,秋获冬藏,伐樵,薪,治官府,给选择。春不得避风尘,夏不得避暑热,秋不得避阴雨,冬不得避寒冻,四时以内,无日平息。"

又曰:阳燧取火,于三月辛丑早晨之时,消炼五石,铸认为器,摩励生光,仰以向日,则火来至,此取真火之道也。

《汉书》魏相上书曰:南方之神农皇,乘离执衡司夏。张晏曰:火为礼,礼者齐下,故为衡也。

又曰:阳燧取火於天,消炼五石,五月炎暑,铸认为气,乃能得火。今又但取刀剑铜钩之属,摩以向日,亦得火焉。

又曰:昔姬弗生十两年十月朔日食。说曰:六大簇谓周日月,夏11月,初夏纯乾之月也。止慝谓阴爻也,冬节阳爻伊始,故曰复,至建巳之月为纯乾,亡阴爻,阴侵阳,为灾重,故伐鼓用币,责阴之礼。刘歆感觉十一月十八日,鲁分也。

又曰:以夏进炉,以冬奏扇,此无益人君,不遇灾患,幸矣。

又刘庄永初元年三月,日色浅蓝无景,(韦昭曰:下无景也。景谓惟质见耳。)正中时有景亡光。(韦昭曰:无光耀也。)是夏寒,至八月,日乃有光。

又曰:前段时间盛暑,暴雨时至,龙多登云,云雨与龙相应,乘云雨而行,物类相致,非有为也。

《续汉书·律历志》曰:日行南陆谓之夏。

又曰:夏末蜻蛚鸣,寒螀啼,感阴气也。雷动而雉惊,启蛰而蛇出,感阳气也。

《元代书·礼仪志》曰:4月27日,朱索五色桃印为黑帮饰,以止恶气。

又曰:世俗之事,亦有缘也。夫元月岁始,11月阳盛,子以此月生,精盛炽热烈,厌胜父母,父母不堪,将受其患,相仿傚莫谓不然。有空讳之言,无实凶之效,世俗惑之,误非之吗也。讳举元春1月子,以为开岁七月子杀父与母,不得举也。以举之,父母偶死,则信而谓之真矣。夫早春六月子,何故杀父与母,人之含气在肠腹之内,其生十一月而产,共元气也。初春与7月何殊?四月与一月何异?而谓之凶,世传此言久矣。

又曰:鸣蜩之月,阴气萌作,恐物不茂,其礼以朱索连苇以施门户。

又曰:实说雷者,太阳之微气也。何以明之?首春始雷,二月阳盛,故1十月雷迅,冬乃雷潜。晚秋之时,太阳用事,阴气乘之,阴阳分争则相激射为毒,毒中人辄死,中木木折,中屋屋坏。

又曰:立冬之日,夜漏未尽五刻,京都百官皆衣赤衣,迎夏於南郊。

智者《出师表》曰:六月渡泸,深切不牧之地。

《东汉书》张纯奏仪:礼两年一祫,四年一禘,禘祭以夏一月。夏者,阳气在上,阴气在下,(十7月乾卦用事,故言阳气在上。)故正尊卑之义也。

《陶潜集》曰:潜常言,110月十一月尾,北窗下卧,凉风暂至,自谓羲君王人。

谢承《唐代书》曰:羊茂,字季实,为东郡守,夏处单板榻。

《穆天皇传》曰:荷月乙亥,君王北升于舂山上述,以望外市。曰:"舂山是惟天下之高山也。"孳木华不畏雪,太岁乃取孳木华之实,持归种之。

又曰:宋均为柳州士大夫,14日一视事,夏以平旦。

又曰:国王五月休于濩泽,(今平阳濩泽县是也。濩音获。)於是射鸟获兽。

《晋书》曰:魏末有孙登,字公和,汲郡人,无家属,时人於汲县北山上土窟中得之,夏则编草为裳。

宋躬《孝子传》曰:何子平事母至孝,母丧,年六十,有小兄弟之慕,夏避清凉。

又曰:肃慎国一名抱楼,夏则巢居。

《永昌郡传》曰:朱提郡有堂天姥山,山多毒草,早春之月,飞鸟过之不能够得去。

《晋书》曰:山涛将去选官,举嵇康自代。康与涛书告绝。且曰:"性巧而好锻。"宅中有一杨柳甚茂,乃激水圜之,夏月居其下以锻。东平吕安服康高致,每一相思,千里命驾。每锻而向秀为佐。

嵇康《高士传》曰:被裘公者,吴人。延陵季子出行,见道中有遗金,顾而谓公曰:"取彼金。"公投鎌瞋目拂手来说曰:"何子之高而视之卑,7月被裘而负薪,岂取金者哉!"季子大惊,既谢而问姓名。公曰:"吾子皮相之士,而安足语姓名也?"

又《五行志》云:晋义熙时,桓玄既篡位。谣曰:"草生及马腹,鸟啄桓玄目"。及玄败走,至江陵,时当5月尾被诛。

《鞍山耆旧传》曰:黄穆,字伯开,博学,为山阳守,有德政。弟奂,字仲开,为武陵军机章京,贪秽无行。武陵人谚曰:"天有冬夏,人有二黄。"

《晋阳秋》曰:车胤,字武子,家贫读书,不经常得油,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,以夜继日。

周处《风土记》曰:郁蒸雨濯枝荡川。注云:此节常有阵雨,名濯枝。

沈约《宋书》云:羊欣,字敬元,父不疑为乌程上大夫,欣时年十二,王献之为吴兴守,甚知爱之。尝夏年收入县,欣着新练裙,昼寝。献之书数幅而去。欣本工书,因而弥善。

又曰:梅熟时雨,谓之梅雨。

又曰:刘敬宜九岁丧母,八月二十七日入寺,乃下头上金镜为母灌佛,因泣下,悲不自胜。

又曰:端月长电风扇暑。注云:"此节东北常有风至,俗名黄雀长风。"

《汉代书》曰:仆射魏收,字伯起。初习武不成,改节读书,夏月坐板床,随逐树阴,讽读累年,床为之锐,遂工辞令也。

盛弘之《彭城记》曰:宜都银山县有风穴,穴口大数尺,名称叫风井,夏则风出,冬则风入。樵人有冬过者,置笠穴口,风吹之,经日还,涉长阳溪而得其笠。

《南史》曰:梁何远为武昌县令,武昌俗皆汲江水,初春,水远患水温,每以钱买人井寒水,不受钱者,则以水还之。别的事率多此类。

又曰:橘州在郡南四里,对南津,常看如下,及至夏水怀山,诸洲皆没,橘洲独在。

陆翙《邺中记》曰:石季龙於冰井台藏冰,三伏之月,以冰赐大臣。

《藏本草》曰:三月也,有鸟名获穀,其名自呼,农人候此鸟鸣,则云犁根岸。(《尔雅》云:鸣鸠鴶鶵。郭璞云:今布穀也。江东呼获穀,崔寔《正论》云:夏扈趣耘锄,即窃脂,玄鸟,鸣获穀则其夏扈也。)

《赵书》曰:汲桑七月晚秋而重裘累茵,使十余名扇之,患不得清凉,斩扇者。军中为之谣曰:"奴为将军何可羞,1月重茵被狐裘,不识寒暑断人头。"

又曰:俗忌七月曝床荐席。

《三十国春秋》曰:燕王慕容熙后符氏,尝六月思冻鱼生,复月须干地黄,皆下有司切责之,不得,加之以辟焉。

《异苑》云:新野庾寔,尝以二月曝席,忽见一小儿死在席上,俄失之,其后寔子遂亡,或起於此。(或问董勋曰:俗6月不上屋,云八月人脱上屋见影魂便亡。勋答曰:盖秦时王自为之禁夏不得行,汉魏未改,案《月令》天中能够居高明,能够远眺望,能够升山陵,能够处台榭。郑玄云:顺阳在上也。今云:不得上屋,正与礼反。敬升云见死小儿而禁曝荐席,何以与于此乎?俗人月讳,何代无之,但当矫之归於正。)

《隋书》曰:炀帝伟大的事业十二年1月,上幸玉华宫,征求萤火,得数斛,夜出行於山而放之,光遍岩谷。

《洞冥记》曰:东方朔母田氏寡,梦太白星临其上,因有娠。田氏叹曰:"无夫而孕,人得弃作者。"乃移向代郡之东方里,6月生朔,仍以所居为姓。

《续会要》曰:贞元四年五月朔,御紫宸殿受朝。先是上以十月一阴生,臣子道长,君父道衰,非善月也。因创是月朝见之仪也。

《搜神记》曰:夫金锡之性一也,以7月丁酉深夜铸,为阳燧;以十十二月乙酉夜半铸,为阴燧。(言甲辰日铸为阳燧,可取火。丙戌日铸为阴燧,可取水。)

《国语》曰:姬息夏滥于泗渊,(渍罟於哈尔滨之泉以取鱼。)里革断其罟而弃之,曰:"古者大暑降,土蛰发,(寒气发,谓清祀建丑之月。土蛰发,谓郁蒸建寅之月。)水虞於是乎讲罛罶,取名鱼,登川禽,而尝之寝庙,行诸国人,助宣气也。(水虞,渔师也。罟,鱼网罾笱也。言阳气起,鱼负冰,故令国人取之。)今鱼方别孕,不教鱼长,又行网罟,贪无蓺也。"公曰:"吾过矣"。

又曰:吴猛性至孝,小儿时在父母边卧,时夏月多蚊虻,而不摇扇,惧蚊虻去笔者,及父母。

《吴越春秋》曰:越王念吴之复,夏则握火。

王子年《拾遗记》曰:洞庭之山浮於水上,其下有金堂数百间,大地之母居之。四时闻金石丝竹之音,彻于山顶。楚幽王时,举群才赋诗於水湄。故云潇湘洞庭之乐,听者让人难去,虽咸池、箫韶,不可能比焉。每四仲之节,王常绕山以游宴,各举四仲之气认为乐章。推恶月律中夹锺,乃作和风骚水之诗,宴于兴安盟。时中五月,乃作皓露秋霜之曲。

《说苑》曰:赵氏孤儿谓阳虎曰:"桃李,春夏得苏息,秋得食;树蒺藜者,夏不得息,秋得刺。今子种树蒺藜耳。"

《武昌记》曰:樊西藏有溪流,深秋时严刻,常有寒气,故谓之寒溪。

《太公金匮》曰:纣常以3月猎於西土,发民逐禽。民谏曰:"今3月天务覆施,地务长养,今初冬乃发民逐禽,而元元悬於野,君残二十四日之苗,而民百日不食。国王失道,后必无福。"纣以为妖言而诛之。后数月,天龙卷风雨,发屋折木。

《洽闻记》云:驩州广丰区西南百六十里,有温山。其山冬夏常雨,山傍有水,冬夏常热,小气腥臭至寒时,野兽依集水边,取其暖气。

《六韬》曰:武王伐殷,得二大夫而问之。曰:"殷国常雨血、雨灰、雨石,小者如鸡子,大者如箕。常11月雨雪,深丈余。"武王曰:"大哉妖也!"其一个人曰:"是非大妖也。殷国民代表大会妖三十七章,雨血、雨灰、雨石,晚秋雨雪,臣不感到妖灾。"武王踧但是问三十七章之妖。对曰:"殷君好射人以餧虎,喜割人心,喜杀孕妇,喜煞人父、孤人之子。"(上数事,皆三十七章之事。)

《西京杂记》曰:天皇夏设羽扇。

又曰:夏不操扇,冬不服裘,天雨不张盖,名曰礼将。

宋王元谟《寿阳记》曰:明义楼南有明义井,夏有冷浆、甜饮、米饮、罗扇、羽扇,有三浴室,上以清王侯宰吏,中以凉君子士流,下以凉庶类也。

又曰:冬冰可折,夏条可结。

《天问》曰:滔滔清和月兮,草木丰茂。(滔滔麦月1月,乾月用事,煦然蒸万物草木之类,莫不莽莽然盛茂。)伤怀永哀兮,汩徂南土。(汨,行貌。徂,往也。)

《傅子》曰:夏令披裘,冬令披葛,虽有严令,终不从者,逆也。

古典法学原来的小说赏析,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,转载请注明出处

《世说》曰:郗嘉宾三伏之月诣谢公,炎热方盛,虽复当风交扇,犹沾汗流离。

又曰:周镇罢临川还都,泊清溪,时夏雷雨,舡舫狭小而漏,殆无坐处。教头王家卫曰:"胡威之清,何以过此。"

又曰:刘真长始见王侍郎,时严热之月,抚军以腹熨弹棋局,曰:"何如乃渹。"(吴人以冷为渹也。音楚敬反。)刘既出,人问见王公怎么着?刘曰:"未见他异,唯作吴语耳。"

又曰:胡广本姓黄,10月生,父母恶之,乃置之瓮投於江。胡翁见瓮流下,闻有小儿啼声,往取,因长养之感觉子。遂七登三司,流中庸之号。广后不治其本亲服,云:"作者本亲以已为死人也。"世感觉深讥焉。

又曰:谢遏夏月常仰卧。谢公深夜卒来,未暇著衣,跣出户外,方蹑履问讯。公曰:"汝可谓前踞后恭"。

《语林》曰:何平叔美姿仪而绝白,魏文皇帝疑傅以粉,夏月与热抄手,既啖,大汗出,随以朱衣自拭,色转皎然。

又曰:陆机夏在洛,忽思东头竹筱饮,语刘宝曰:吾思乡转深矣。

《公孙尼子》曰:孔丘有病,哀公使医视之,医曰:"子居处饮食怎么着?"孔仲尼曰:"春居葛笼,夏居密阳,秋不风,冬不炀,饮食不匮,吃酒不勤。"医曰:"是良药也。"

《太玄经》曰:蒙,南方也,夏也,物之修长也,皆可得而载也。

《括地图》曰:天毒国最销路广,夏草木皆乾。

《青龙通》曰:三月谓之林锺,林者众也,万物成熟类居多也。

蔡邕《月令章句》曰:百穀各以其初生为春,熟为秋。故麦以十三月为秋。

《祠令》曰:荔月土王日,祀黄帝于南郊,帝干将配后土从之。

又曰:6月迎气日,祀中霤。

古典农学原著赏析,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,转载请注解出处

本文由2138acom太阳集团发布于太阳集团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古典艺术学之太平御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