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卷,古典历史学之晋代书

由吾道荣 王春 信都芳 宋景业 许遵 吴遵世 赵辅和 皇甫玉

解法选 魏宁 綦母怀文 张子信 马嗣明

第四十九卷  补列传第四十一[一]

易曰:定天下之吉凶,整天下之亹亹,莫专长蓍龟。是故天生神物,有影响的人则之。又赤帝、桐君论本中药性,黄帝、岐伯说病候治方,皆一代天骄之所重也。故史迁着龟策、日者及扁鹊仓公传,皆所以广其闻见,昭示后昆。齐氏作霸以来,招引帅气,但有艺能,无不毕策,今并录之以备方伎云。

方伎

由吾道荣,琅邪人。少好道法,与其同类相求入长白、太山潜隐,具闻道术。仍游邹、鲁之间,习儒业。晋阳人某,大明法术,乃寻之,是人工人家庸力,无识之者,[二]久乃访知。其人法家符水、□禁、阴公历数、天文、药性无不通解,以道荣好尚,乃悉授之。是人谓道荣云:"作者本恒岳仙人,有少罪过,为天官所谪。今限满将归,卿宜送作者至汾水。"及河,值水暴长,桥坏,船渡劳碌。是人乃临水禹步,以一符投水中,流便绝。俄顷水积将至天,是人徐自沙石上渡。唯道荣见其如是,傍人咸云水如此长,这个人遂能浮过,共惊异之。道荣仍归本部,隐于琅邪山,辟谷,饵松朮茯苓个,求长生之秘。寻为显祖追往晋阳。至白山山中,有猛兽去马十步,所追人惊怖将走。道荣以杖画地成火坑,猛兽遽走。俄值国废,道荣归周。隋初乃卒。又有张远游者,显祖时令与诸术士合九转金丹。及成,显祖置之玉匣,云:"笔者贪尘间作乐,不能够即飞上天,待临死时取服。"

由吾道荣 王春 信都芳 宋景业 许遵 吴遵世 赵辅和 皇甫玉

王春,河东人。少好易占,明风角,游于赵、魏之间,飞符上天。高祖起于信都,引为馆客。韩陵之战,四面受敌,从寅至午,三合三离。高祖将退军,春叩马谏曰:"比牛时,必当小胜。"遽缚其子诣王为质,不胜请斩之。俄而贼大胜。其后每从征讨,其言多中,位临沂知府,卒。

解法选 魏宁 綦母怀文 张子信 马嗣明

信都芳,河间人。少明算术,为州里所称。有巧思,每精心研讨究,忘寝与食,或坠坑坎。尝语人云:"算之妙,机巧精微,笔者每一想想,不闻雷霆之声也。"其用心如此。以易学干高祖为馆客,授参军。上卿仓曹祖珽谓芳曰:"律管吹灰,术甚微妙,绝来既久,吾思所不至,卿试思之。"芳遂在乎,十数日,便云:"吾得之矣,然终须柏林葭莩灰。"后得费城葭莩,用其术,应节便飞,余灰即不动也。不为时所重,竟不行,故此法遂绝云。芳又撰次古来浑天、地动、欹器、漏刻诸巧事,并画图,名曰器准。又着乐书、遁甲经四术、周髀宗。芳又私撰历书,名称叫灵宪历,算月有频大频小,食必以朔,证据甚甄明。每云:"何承天亦为此法,不能够精,灵宪若成,必当百代无差别议。"书未就而卒。

  易曰:定天下之吉凶,全日下之亹亹,莫擅长蓍龟。是故天生神物,巨人则之。又神农业大学帝、桐君论本中药性,轩辕氏、岐伯说病候治方,皆圣人之所重也。故历史之父着龟策、日者及卢医仓公传,皆所以广其闻见,昭示后昆。齐氏作霸以来,招引俊气,但有艺能,无不毕策,今并录之以备方伎云。

宋景业,广宗人。明周易,为阴阳,纬候之学,兼明历数。魏末,任北平守。显祖作相,在晋阳,景业因高德政上言:"易稽览图曰:『鼎,8月,有能力的人君,天与延年齿,西北水中,庶人王,高得之。』谨案西北水谓阿拉弗拉海也,高得之,明高氏得天下也。"是时,魏武定五年八月也。[三]高德政、徐之才并劝显祖应天受禅,乃之邺。至平城都,[四]诸大臣沮计,将还。贺拔仁等又云:"景业误王,宜斩之以谢天下。"显祖曰:"景业当为圣上师,何可杀也。"还至并,显祖令景业筮,遇干之鼎。景业曰:"干为君,天也。易曰:『时乘六龙以御天。』鼎,11月卦也。宜以天中吉辰御天受禅。"或曰:"阴阳书,四月不可入官,犯之卒于其位。"景业曰:"此乃大吉,王为国君,无复上一期,岂得不到底其位。"显祖大悦。天保初,授散骑侍中。

  由吾道荣,琅邪人。少好道法,与其同类相求入长白、太山潜隐,具闻道术。仍游邹、鲁之间,习儒业。晋阳人某,大明法术,乃寻之,是人为人家庸力,无识之者,[二]久乃访知。其人法家符水、□禁、阴农历数、天文、药性无不通解,以道荣好尚,乃悉授之。是人谓道荣云:"小编本恒岳仙人,有少罪过,为天官所谪。今限满将归,卿宜送小编至汾水。"及河,值水暴长,桥坏,船渡艰巨。是人乃临水禹步,以一符投水中,流便绝。俄顷水积将至天,是人徐自沙石上渡。唯道荣见其如是,傍人咸云水如此长,此人遂能浮过,共惊异之。道荣仍归本部,隐于琅邪山,辟谷,饵松朮茯苓块,求长生之秘。寻为显祖追往晋阳。至新余山中,有猛兽去马十步,所追人惊怖将走。道荣以杖画地成火坑,猛兽遽走。俄值国废,道荣归周。隋初乃卒。又有张远游者,显祖时令与诸术士合九转金丹。及成,显祖置之玉匣,云:"作者贪尘寰作乐,无法即飞上天,待临死时取服。"

又有荆次德,有易学,预见尒朱荣成败,又言代魏者齐。葛荣闻之,故自号齐王。待次德以殊礼,问其天人之事。对曰:"齐当兴,南海出君主,今王据巴伦支海,是齐地。又太白与月并,宜速用兵,迟则不吉。"荣不从也。[五]

  王春,河东人。少好易占,明风角,游于赵、魏之间,飞符上天。高祖起于信都,引为馆客。韩陵之战,四面受敌,从寅至午,三合三离。高祖将退军,春叩马谏曰:"比猴时,必当折桂。"遽缚其子诣王为质,不胜请斩之。俄而贼大胜。其后每从征伐,其言多中,位驻马店校尉,卒。

许遵,高阳人。明易,善筮,兼晓天文、风角、占相、逆刺,其验若神。高祖引为馆客,自言禄命不富贵,不横死,是以自由疏诞,多所犯忤,高祖常容借之。[六]邙阴之役,[七]遵谓李业兴曰:"彼为火阵,笔者木阵,火胜木,作者输给。"果如其言。汉安帝岳以遵为开府田曹记室。岳封王,以告遵,遵曰:"蜜蜂亦作王。"岳后将救江陵,遵曰:"此行致后凶,宜辞疾勿去。"岳曰:"势不免去,正当与君同行。"遵曰:"好与路人相随,不欲共死人同路。"还。岳至京寻丧。显祖无道日什么,遵语人曰:"多折算来,吾筮此狂夫几时当死。"遂布算满□,大言曰:"不出冬初,小编乃不见。"显祖以7月崩,遵果以十月死。

  信都芳,河间人。少明算术,为州里所称。有巧思,每精心研商究,忘寝与食,或坠坑坎。尝语人云:"算之妙,机巧精微,小编每一思索,不闻雷霆之声也。"其用心如此。以命理术数干高祖为馆客,授参军。参知政事仓曹祖珽谓芳曰:"律管吹灰,术甚微妙,绝来既久,吾思所不至,卿试思之。"芳遂在意,十数日,便云:"吾得之矣,然终须蒙特利尔葭莩灰。"后得布拉迪斯拉发葭莩,用其术,应节便飞,余灰即不动也。不为时所重,竟不行,故此法遂绝云。芳又撰次古来浑天、地动、欹器、漏刻诸巧事,并画图,名曰器准。又着乐书、遁甲经四术、周髀宗。芳又私撰历书,名称叫灵宪历,算月有频大频小,食必以朔,证据甚甄明。每云:"何承天亦为此法,不能精,灵宪若成,必当百代一点差异也未有议。"书未就而卒。

吴遵世,字季绪,波罗的海人。少学易,入华山从隐居道士游处。数年,忽见一老翁谓之云:"授君快乐符。"遵世跪取吞之,遂明占候。后旅游京洛,以易筮出名。魏武帝之将即位也,使遵世筮之,遇明夷之贲曰:"初登于天,后入于地。"帝曰:"何谓也?"遵世曰:"初登于天,当作太岁。后入于地,不得久也。"终如其言。世祖以首相在京师居守,自致狐疑,甚怀忧惧,谋将进军,每宿蓍令遵世筮之,遵世云:"不须起动,自有生日。"俄而赵郡王奉太后令以遗诏追世祖。及即祚,授在那之中书舍人,固辞疾。

  宋景业,广宗人。明周易,为阴阳,纬候之学,兼明历数。魏末,任北平守。显祖作相,在晋阳,景业因高德政上言:"易稽览图曰:『鼎,二月,受人尊敬的人君,天与延年齿,东南水中,庶人王,高得之。』谨案西南水谓渤海也,高得之,明高氏得天下也。"是时,魏武定四年四月也。[三]高德政、徐之才并劝显祖应天受禅,乃之邺。至平城都,[四]诸大臣沮计,将还。贺拔仁等又云:"景业误王,宜斩之以谢天下。"显祖曰:"景业当为天子师,何可杀也。"还至并,显祖令景业筮,遇干之鼎。景业曰:"干为君,天也。易曰:『时乘六龙以御天。』鼎,10月卦也。宜以天中吉辰御天受禅。"或曰:"阴阳书,1月不得入官,犯之卒于其位。"景业曰:"此乃大吉,王为天子,无复上一期,岂得不算是其位。"显祖大悦。天保初,授散骑校尉。

赵辅和,清都人。少以明易善筮为馆客。高祖崩于晋阳,葬有日矣,世宗书令显祖亲卜宅兆相于邺西北漳水北原。显祖与吴遵世择地,频卜不吉,又至一所,命遵世筮之,遇革,遵世等数11人咸云不可用。辅和少年,在□人之后,进云:"革卦于天下人皆凶,唯王家用之大幸。革彖辞云:『汤武革命,顺从天意。』"[八]显祖遽登车,顾云:"即以此地为定。"即义平陵也。有一个人父疾,是人诣馆别托相守者筮之,遇泰,筮者云:"此卦甚吉,疾愈。"是人喜。出后,和谓筮者云:"泰卦干下坤上,不过入土矣,岂得言吉?"果以凶问至。和大宁、武平中筮后宫诞男女及时日多中,遂授通直常侍。

  又有荆次德,有易学,预见尒朱荣成败,又言代魏者齐。葛荣闻之,故自号齐王。待次德以殊礼,问其天人之事。对曰:"齐当兴,圣Lawrence湾.出国君,今王据波的尼亚湾,是齐地。又太白与月并,宜速用兵,迟则不吉。"荣不从也。[五]

皇甫玉,不知何许人。善相人,常游王侯家。世宗自颍川振旅而还,显祖从后,玉于道旁纵观,谓人曰:"太傅不作物,会是道北垂鼻涕者。"显祖既即位,试玉相术,故以帛巾□其眼,而使历摸诸人。至于显祖,曰:"此是最大达官。"于任城王,曰:"当至上卿。"于常山、长广二王,并亦贵,而各私掐之。至石动统,曰:"此弄痴人。"至供膳,曰:"正得好餐饮而已。"玉尝为高归彦相,曰:"位极人臣,但莫反。"归彦曰:"笔者何为反?"玉曰:"不然,公有反骨。"玉谓其妻曰:"殿上者可是二年。"[九]妻以告舍人斛斯庆,庆以启帝,帝怒召之。玉每照镜,自言当兵死,及被召,谓其妻曰:"笔者今去不回,若得过日牛时,或当得活。"既至中部,遂斩之。

  许遵,高阳人。明易,善筮,兼晓天文、风角、占相、逆刺,其验若神。高祖引为馆客,自言禄命不富贵,不横死,是以随机疏诞,多所犯忤,高祖常容借之。[六]邙阴之役,[七]遵谓李业兴曰:"彼为火阵,小编木阵,火胜木,作者输给。"果如其言。孝和帝岳以遵为开府田曹记室。岳封王,以告遵,遵曰:"蜜蜂亦作王。"岳后将救江陵,遵曰:"此行致后凶,宜辞疾勿去。"岳曰:"势不免去,正当与君同行。"遵曰:"好与外人相随,不欲共死人同路。"还。岳至京寻丧。显祖无道日什么,遵语人曰:"多折算来,吾筮此狂夫曾几何时当死。"遂布算满□,大言曰:"不出冬初,作者乃不见。"显祖以1月崩,遵果以六月死。

世宗时有吴士,双盲而妙于声相,世宗历试之。闻刘桃枝之声,曰:"有所系属,然当大富饶,达官贵人多死其手,例如鹰犬为人所使。"闻赵道德之声,曰:"亦系属人,富贵翕赫,不如前人。"闻俄克拉荷马城公之声,曰:"当为人主。"闻世宗之声,不动,崔暹私掐之,乃谬言:"亦国主也。"世宗感觉本身□奴犹当极贵,况吾身也。

  吴遵世,字季绪,大澳大利亚湾人。少学易,入龙虎山从隐居道士游处。数年,忽见一老翁谓之云:"授君兴奋符。"遵世跪取吞之,遂明占候。后旅游京洛,以易筮有名。魏武帝之将即位也,使遵世筮之,遇明夷之贲曰:"初登于天,后入于地。"帝曰:"何谓也?"遵世曰:"初登于天,当作太岁。后入于地,不得久也。"终如其言。世祖以首相在京师居守,自致疑忌,甚怀忧惧,谋将进军,每宿蓍令遵世筮之,遵世云:"不须起动,自有出生之日。"俄而赵郡王奉太后令以遗诏追世祖。及即祚,授当中书舍人,固辞疾。

解法选,河老婆。少明相术,鉴照人物,[一○]皆如其言。频为和士开相中,士开牒为府参军。

  赵辅和,清都人。少以明易善筮为馆客。高祖崩于晋阳,葬有日矣,世宗书令显祖亲卜宅兆相于邺东谷城水北原。显祖与吴遵世择地,频卜不吉,又至一所,命遵世筮之,遇革,遵世等数十一位咸云不可用。辅和少年,在□人之后,进云:"革卦于天下人皆凶,唯王家用之大幸。革彖辞云:『汤武革命,顺天从人。』"[八]显祖遽登车,顾云:"即以此地为定。"即义平陵也。有一位父疾,是人诣馆别托相守者筮之,遇泰,筮者云:"此卦甚吉,疾愈。"是人喜。出后,和谓筮者云:"泰卦干下坤上,然而入土矣,岂得言吉?"果以凶问至。和大宁、武平中筮后宫诞男女及时日多中,遂授通直常侍。

魏宁,巨鹿人。以善推禄命征为馆客。武成亲试之,皆中。乃以己生年月托为异人而问之,宁曰:"极富贵,今年入墓。"武成惊曰:"是本身!"宁变辞曰:"若皇上自有法。"又有阳子术,语人曰:"没有根据的话:『卢十六,雉十四,[一一]犍子拍头三十二。』且四八日之造化,太上之祚,恐不过此。"既而武成崩,年三十二也。

  皇甫玉,不知何许人。善相人,常游王侯家。世宗自颍川振旅而还,显祖从后,玉于道旁纵观,谓人曰:"长史不作物,会是道北垂鼻涕者。"显祖既即位,试玉相术,故以帛巾□其眼,而使历摸诸人。至于显祖,曰:"此是最大达官。"于任城王,曰:"当至节度使。"于常山、长广二王,并亦贵,而各私掐之。至石动统,曰:"此弄痴人。"至供膳,曰:"正得好饮食而已。"玉尝为高归彦相,曰:"位极人臣,但莫反。"归彦曰:"小编何为反?"玉曰:"不然,公有反骨。"玉谓其妻曰:"殿上者不过二年。"[九]妻以告舍人斛斯庆,庆以启帝,帝怒召之。玉每照镜,自言当兵死,及被召,谓其妻曰:"作者今去不回,若得过日卯时,或当得活。"既至大旨,遂斩之。

綦母怀文,不知何郡人。以道术事高祖。武定初,官军与周文战于邙山。是时官军旗帜尽赤,西军尽黑。怀文言于高祖曰:"赤火色,黑水色,水能灭火,不宜以赤对黑。土胜水,宜改为黄。"高祖遂改为赭黄,所谓河阳幡者。

  世宗时有吴士,双盲而妙于声相,世宗历试之。闻刘桃枝之声,曰:"有所系属,然当大方便,公卿大臣多死其手,比如鹰犬为人所使。"闻赵道德之声,曰:"亦系属人,富贵翕赫,不如前人。"闻梅里达公之声,曰:"当为人主。"闻世宗之声,不动,崔暹私掐之,乃谬言:"亦国主也。"世宗感到本人□奴犹当极贵,况吾身也。

又造宿铁刀,其法烧生铁精以重柔铤,数宿则成刚。以柔铁为刀脊,[一二]浴以五牲之溺,淬以五牲之脂,斩甲过三十札。今襄国冶家所铸宿柔铤,[一三]乃其遗法,作刀犹甚快利,不可能截三十札也。怀文云:"广平郡南干子城是权威铸□处,其土能够莹刀。怀文官至信州军机章京。

  解法选,河爱妻。少明相术,鉴照人物,[一○]皆如其言。频为和士开相中,士开牒为府参军。

又有孙正言,谓人曰:"作者昔武定中为马尼拉士曹,闻城人曹普演言:『高王齐桓公,阿保当为天王,至高德之承之,当灭。』"阿保谓天保,德之谓德昌也,灭年号承光,即承之也。

  魏宁,巨鹿人。以善推禄命征为馆客。武成亲试之,皆中。乃以己生年月托为异人而问之,宁曰:"极富贵,今年入墓。"武成惊曰:"是自家!"宁变辞曰:"若君主自有法。"又有阳子术,语人曰:"没有根据的话:『卢十六,雉十四,[一一]犍子拍头三十二。』且四四天之造化,太上之祚,恐可是此。"既而武成崩,年三十二也。

张子信,河爱妻也。性清净,颇涉管历史学。少以医术盛名,恒隐于白鹿山。时游京邑,甚为魏收、崔季舒等所礼,有赠答子信诗数篇。后魏以太中医务卫生人士征之,[一四]听其时还山,有的时候在邺。

  綦母怀文,不知何郡人。以道术事高祖。武定初,官军与周文战于邙山。是时官军旗帜尽赤,西军尽黑。怀文言于高祖曰:"赤火色,黑水色,水能灭火,不宜以赤对黑。土胜水,宜改为黄。"高祖遂改为赭黄,所谓河阳幡者。

又善易卜风角。武□奚永洛与子信对坐,有鹊鸣于庭树,□而堕焉。子信曰:"鹊言不善,向夕若有风从西北来,历此树,拂堂角,则有口舌事。今夜有人唤,必不得往,虽□,亦以病辞。"子信去后,果有风如其言。是夜,琅邪王五使切召永洛,且云□唤。永洛欲起,其妻苦留之,称坠马腰折。诘朝而难作。子信,齐亡卒。

  又造宿铁刀,其法烧生铁精以重柔铤,数宿则成刚。以柔铁为刀脊,[一二]浴以五牲之溺,淬以五牲之脂,斩甲过三十札。今襄国冶家所铸宿柔铤,[一三]乃其遗法,作刀犹甚快利,不能够截三十札也。怀文云:"广平郡南干子城是一把手铸□处,其土能够莹刀。怀文官至信州尚书。

马嗣明,[一五]河老婆。少明医术,博综经方,甲乙、素问、明堂、本草莫不咸诵。为人诊候,一年前知其生死。邢卲子大宝患伤寒,嗣明为之诊,候,退告杨愔云:"邢公子伤寒不治自差,然候不出一年便死,觉之晚,不可治。"杨、邢并侍燕内殿,[一六]显祖云:"子才儿,作者欲乞其随近一郡。"杨以此子年少,未合剖符。[一七]燕罢,奏云:"马嗣明称大宝恶,一年内恐死,若其出郡,医药难求。"遂寝。大宝未期而卒。

  又有孙正言,谓人曰:"作者昔武定中为都柏林士曹,闻城人曹普演言:『高王公子小白,阿保当为天子,至高德之承之,当灭。』"阿保谓天保,德之谓德昌也,灭年号承光,即承之也。

杨令患背肿,嗣明以练石涂之便差。作练石法:以粗淡黄石鹅鸭卵大,猛火烧令赤,内淳醋中,自屑,频烧至石尽,取石屑曝干,捣下簁。和醋以涂肿上,无不愈。后迁通直散骑常侍。针灸孔穴,往往与明堂区别。

  张子信,河爱妻也。性清净,颇涉历史学。少以医术盛名,恒隐于白鹿山。时游京邑,甚为魏收、崔季舒等所礼,有赠答子信诗数篇。后魏以太中医师征之,[一四]听其时还山,临时在邺。

从驾往晋阳,至白山山中,数处见牓,云有人家女病,若有能治差者,购钱100000。诸名医多寻牓至,问病状,不敢入手。唯嗣明独治之。问其病由,[一八]云曾以手将一麦穟,即见一赤物长二寸似蛇,入其手指中,因惊怖倒地,即觉手臂疼肿,渐及半身俱肿,痛不可忍,呻吟昼夜不绝。嗣明为处方服汤。比嗣明从驾还,女平复。嗣明,隋初卒。

  又善易卜风角。武□奚永洛与子信对坐,有鹊鸣于庭树,□而堕焉。子信曰:"鹊言不善,向夕若有风从西北来,历此树,拂堂角,则有口舌事。今夜有人唤,必不得往,虽□,亦以病辞。"子信去后,果有风如其言。是夜,琅邪王五使切召永洛,且云□唤。永洛欲起,其妻苦留之,称坠马腰折。诘朝而难作。子信,齐亡卒。

校勘记

  马嗣明,[一五]河内人。少明医术,博综经方,甲乙、素问、明堂、本草莫不咸诵。为人诊候,一年前知其生死。邢卲子大宝患伤寒,嗣明为之诊,候c,退告杨愔云:"邢公子伤寒不治自差,然c候不出一年便死,觉之晚,不可治。"杨、邢并侍燕内殿,[一六]显祖云:"子才儿,小编欲乞其随近一郡。"杨以此子年少,未合剖符。[一七]燕罢,奏云:"马嗣明称大宝c恶,一年内恐死,若其出郡,医药难求。"遂寝。大宝未期而卒。

[一] 大顺书卷四十九 按此卷前有序,后无论赞,序较轻易,不像北宋书本文原来的面目。钱氏考异卷三一感觉经后人删节,或东汉书此卷已亡,后人以高氏小史补。

  杨令患背肿,嗣明以练石涂之便差。作练石法:以粗暗褐石鹅鸭卵大,猛火烧令赤,内淳醋中,自屑,频烧至石尽,取石屑曝干,捣下簁。和醋以涂肿上,无不愈。后迁通直散骑常侍。针灸孔穴,往往与明堂不一致。

[二] 乃寻之是人为人家庸力无识之者 诸本无上"之"字,"为住家庸力"作"为其家庸力"。按若如诸本则当读作"乃寻是人,为其家庸力",就是由吾道荣为这晋阳人庸力。若果如此,既已到了其人之家,何以下又说"久乃访知"。知诸本脱误,今据北史卷八九由吾道荣传、册府卷八七六一○三九页补改。

  从驾往晋阳,至自贡山中,数处见牓,云有人家女病,若有能治差者,购钱十万。诸名医多寻牓至,问病状,不敢动手。唯嗣明独治之。问其病由,[一八]云曾以手将一麦穟,即见一赤物长二寸似蛇,入其手指中,因惊怖倒地,即觉手臂疼肿,渐及半身俱肿,痛不可忍,呻吟昼夜不绝。嗣明为处方服汤。比嗣明从驾还,女平复。嗣明,隋初卒。

[三] 是时魏武定三年一月也 北史卷八九宋景业传"八月"作"五月"。按北齐灵炀帝代魏在1月,4月戊午十五日赴邺。在此以先,已曾一度由晋阳赴邺,行至平城都折还,具见下文。第三遍赴邺折还已在1五月前,宋景业因高德政上言应更在其先,知作"十一月"误。

※校勘记

[四] 至平城都 "平城都"疑当做"平都城"。参卷三○校记。

[一] 西汉书卷四十九 按此卷前有序,后无论赞,序较轻便,不像后金书本文原来的样子。钱氏考异卷三一认为经后人删节,或北齐书此卷已亡,后人以高氏小史补。

[五] 葛荣闻之故自号齐王至荣不从也 北史卷八九刘灵助传后附沙门灵远,即荆次德。此段"齐"下无"王"字,下称"齐神武至信都,灵远与勃海李嵩来谒,神武待灵远以殊礼,问其天文士事",下与此传同,唯末无"荣不从也"四字。按北史□述驾驭,"待次德以殊礼"者是高欢,次德这段鬼话也是对高欢之问。所以说"今王据勃海"。此传删节失当,移作葛荣和次德的问答,何况还妄加"荣不从也"四字,坐实葛荣,不仅仅不管一二文义,草率武断,并且歪曲事实。

[二] 乃寻之是人工人家庸力无识之者 诸本无上"之"字,"为人家庸力"作"为其家庸力"。按若如诸本则当读作"乃寻是人,为其家庸力",就是由吾道荣为那晋阳人庸力。若果如此,既已到了其人之家,何以下又说"久乃访知"。知诸本脱误,今据北史卷八九由吾道荣传、册府卷八七六一○三九页补改。

[六] 高祖常容借之 诸本"借"作"惜",北史卷八九许遵传、册府卷八七六一○三九四页作"借"。按册府本录自补本西晋书並且北史,知本作"借",且于文义也较长,今据改。

[三] 是时魏武定三年11月也 北史卷八九宋景业传"八月"作"二月"。按北周明帝代魏在5月,一月丙午十四日赴邺。在此以先,已曾一度由晋阳赴邺,行至平城都折还,具见下文。第贰回赴邺折还已在十月前,宋景业因高德政上言应更在其先,知作"7月"误。

[七] 邙阴之役 册府同上卷页"邙阴"作"河阴"。按"邙阴"二字不是"邙"字为"河"之讹,正是"阴"字为"山"之讹。河阴之战,明清损失较重,册府作"河阴"是。

[四] 至平城都 "平城都"疑当做"平都城"。参卷三○校记。

[八] 汤武革命顺天应人诸本"人"作"民",当是后人认为避唐讳而误改,今据易彖辞改。

[五] 葛荣闻之故自号齐王至荣不从也 北史卷八九刘灵助传后附沙门灵远,即荆次德。此段"齐"下无"王"字,下称"齐神武至信都,灵远与勃海李嵩来谒,神武待灵远以殊礼,问其天书惹事",下与此传同,唯末无"荣不从也"四字。按北史□述明白,"待次德以殊礼"者是高欢,次德这段鬼话也是对高欢之问。所以说"今王据勃海"。此传删节失当,移作葛荣和次德的问答,况且还妄加"荣不从也"四字,坐实葛荣,不只有不顾文义,草率武断,并且歪曲事实。

[九] 谓其妻曰殿上者可是二年 按北史卷八九皇甫玉传上有"孝昭赐赵郡王"云云,所谓"殿上者"乃指北齐灵炀帝,此传删去上文,这里便不知"殿上者"指的是何人,也是删节失当。

[六] 高祖常容借之 诸本"借"作"惜",北史卷八九许遵传、册府卷八七六一○三九四页作"借"。按册府本录自补本金朝书何况北史,知本作"借",且于文义也较长,今据改。

[一○] 少明相术鉴照人物 张森楷云:"北史卷八九于『少明相术』下有『又受易于权会,亦颇工筮』,为袁叔德占,劝其尽家之官;又相叔德『终为吏部太傅,鉴照人物。』此并脱之,而以『鉴照人物』,属之法选,非也。"按"鉴照人物"是指吏部都尉职在选拔官吏来说,这里删节割裂,□非脱文。

[七] 邙阴之役 册府同上卷页"邙阴"作"河阴"。按"邙阴"二字不是"邙"字为"河"之讹,正是"阴"字为"山"之讹。河阴之战,金朝损失较重,册府作"河阴"是。

[一一] 卢十六雉十四 诸本"雉"作"稚",北史卷八九作"雉"。按"卢""雉"是远古赌钱中名色,又说文,雉有十二种。作"稚"无义,今据改。

[八] 汤武革命顺从天意 诸本"人"作"民",当是后人感觉避唐讳而误改,今据易彖辞改。

[一二] 以柔铁为刀脊 御览卷三四五一五八七页"铁"作"铤"。

[九] 谓其妻曰殿上者可是二年 按北史卷八九皇甫玉传上有"孝昭赐赵郡王"云云,所谓"殿上者"乃指高纬,此传删去上文,这里便不知"殿上者"指的是什么人,也是删节失当。

[一三] 今襄国冶家所铸宿柔铤 御览同上卷页"宿"下有"铁"字。

[一○] 少明相术鉴照人物 张森楷云:"北史卷八九于『少明相术』下有『又受易于权会,亦颇工筮』,为袁叔德占,劝其尽家之官;又相叔德『终为吏部里正,鉴照人物。』此并脱之,而以『鉴照人物』,属之法选,非也。"按"鉴照人物"是指吏部里胥职在选拔官吏来说,这里删节割裂,□非脱文。

[一四] 后魏以太中医师征之 北史卷八九张子信传作"大宁中征为尚药典御,武平初,又以大中山大学夫征之"。大宁、武平都在齐末。下文接□琅邪王俨事,在武平二年。武平是金朝后主年号,疑这里"后魏"当做"后主"。

[一一] 卢十六雉十四 诸本"雉"作"稚",北史卷八九作"雉"。按"卢""雉"是清朝赌钱中名色,又说文,雉有十两种。作"稚"无义,今据改。

[一五] 马嗣明 御览卷七二三三二○二页引西汉书□马嗣明事,文字和此传差异,和北史卷九○马嗣明传也差异,但事迹并无出入。又当中称杨愔、邢卲为"两公",不似西汉书最先的小说,疑是引自三国典略,误标清朝书。

[一二] 以柔铁为刀脊 御览卷三四五一五八七页"铁"作"铤"。

[一六] 杨邢并侍燕内殿 诸本无"杨"字,北史卷九○、册府卷第八个三年九一○二○二页有。御览同上卷页作"两公侍燕"。按既称"并侍",应有二位,诸本脱"杨"字,今据补。

[一三] 今襄国冶家所铸宿柔铤 御览同上卷页"宿"下有"铁"字。

[一七] 杨以此子年少未合剖符 诸本"杨"作"勿"。"此"字,元日本、百衲本讹作"以",他本作"卿"。册府上作"勿"同诸本,下一字独作"此"。按若作"勿以卿或此子年少",则是高湛的话。而北史卷九○此句□作"杨以年少未合剖符",御览卷七二三三二○二页作"愔曰:『年少未可。』"则感到杨愔的话。据上文马嗣明会诊大宝一年内必死,仅告杨愔,邢卲未知。所以北齐废帝要给大宝官做,在邢卲前方,杨愔不欲直说,姑以"年少"为言,至燕罢人散,始以马语告知北周武帝。若以此句为北齐灵炀帝语,则下文"燕罢奏云",又是哪个人奏?知北史作杨愔语是。此传"勿"字乃"杨"字残缺而讹。"此"字,元春本及百衲本所据之宋本讹作"以",不可通,南、北本臆改为"卿",他本从之。今据北史、御览、册府改。

[一四] 后魏以太中医务人员征之 北史卷八九张子信传作"大宁中征为尚药典御,武平初,又以大中山大学夫征之"。大宁、武平都在齐末。下文接□琅邪王俨事,在武平二年。武平是南宋后主年号,疑这里"后魏"当做"后主"。

[一八] 问其病由 诸本无"问"字,北史卷九○、册府卷八五九一○二○二页、御览同上卷页都有。按文义应有此字,今据补。

[一五] 马嗣明 御览卷七二三三二○二页引南宋书□马嗣明事,文字和此传分化,和北史卷九○马嗣明传也差异,但事迹并无出入。又在那之中称杨愔、邢卲为"两公",不似西魏书原来的书文,疑是引自三国典略,误标西夏书。

古典军事学原来的文章赏析,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注解出处

[一六] 杨邢并侍燕内殿 诸本无"杨"字,北史卷九○、册府卷八五九一○二○二页有。御览同上卷页作"两公侍燕"。按既称"并侍",应有贰人,诸本脱"杨"字,今据补。

[一七] 杨以此子年少未合剖符 诸本"杨"作"勿"。"此"字,三朝本、百衲本讹作"以",他本作"卿"。册府上作"勿"同诸本,下一字独作"此"。按若作"勿以卿或此子年少",则是高演的话。而北史卷九○此句□作"杨以年少未合剖符",御览卷七二三三二○二页作"愔曰:『年少未可。』"则感到杨愔的话。据上文马嗣明会诊大宝一年内必死,仅告杨愔,邢卲未知。所以高纬要给大宝官做,在邢卲眼前,杨愔不欲直说,姑以"年少"为言,至燕罢人散,始以马语告知高殷。若以此句为北周武帝语,则下文"燕罢奏云",又是什么人奏?知北史作杨愔语是。此传"勿"字乃"杨"字残缺而讹。"此"字,元日本及百衲本所据之宋本讹作"以",不可通,南、北本臆改为"卿",他本从之。今据北史、御览、册府改。

[一八] 问其病由 诸本无"问"字,北史卷九○、册府卷八五九一○二○二页、御览同上卷页皆有。按文义应有此字,今据补。

本文由2138acom太阳集团发布于太阳集团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第四十九卷,古典历史学之晋代书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