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子殿下

VOL.03 白色的墙、白色的被子、白色的床。周围一片白色。我费力地刚睁开眼睛。 咣— 就在这时,门突然被人焦急地一把推开。我吓得连忙闭上眼睛。 “韩雪贞!你怎么了?”呃?这不是钧浩的声音吗?不—肯定是我听错了!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?一定是我太想他了。 “韩雪贞—” 嗯?竟然真的是钧浩的声音。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之前不是不关心我的吗?不是我无论怎么解释都不肯相信我的吗?不是我苦苦哀求他还用力地甩开我的手吗?不是我在海边等了那么久,他也狠心地不出现吗?现在怎么又用这么着急的声音…… 也许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情,也许是身体上的疼痛让我浑身无力,我仍然不想睁开眼睛。 “韩雪贞!你死了吗?快给我起来!”呜呜呜……好痛!该死的郑钧浩!居然这么剧烈地摇晃我的身体!难道他没看到我满身都是伤吗?正常人是这么对待一个身患重病的病人的吗? 哼!既然这样我就跟你恶作剧到底了!我之前那么不顾自尊地等你,你居然连个电话都没给我打!现在又这么折磨我!我咬咬牙继续紧闭着双眼。 “韩雪贞!你找死吗?我命令你马上起来!”哼,又是这个霸道的语气!从来都是那么不讲道理,动不动就命令人! 我偏不睁开眼睛!耳根子清静了一会儿,可是我似乎又听到一阵不易察觉的抽泣声。嗯?谁在哭? 吧嗒—吧嗒— 两滴滚烫的液体落在我的脸颊上。是眼泪吗?难道钧浩哭了?我不禁心里一惊!于是我偷偷睁开了眼睛。 细缝中,只见钧浩紧握着我的手,头埋得低低的,宽大的肩膀在微微地抽搐着,双眼蒙眬,大串的泪水沿着鼻尖缓缓滴落……一向霸道自命不凡的钧浩居然在哭! 泪水盈满了他那张帅气的脸,眼神迷离……我还从未见过男孩子这么哭过……钧浩他……这小子,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死掉了吧? 看到钧浩这副伤心不已的样子,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,再这么装下去连我的心都会开始疼了!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恶作剧!居然看到了钧浩的真心! “喂……我是骗你的啦!我没死!呵呵……”我睁开眼睛,努力堆起满脸的微笑,对钧浩眨了眨眼。 “什么!韩雪贞你……”钧浩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兴奋地抬起了头,眼睛里漾满了喜悦。 “钧浩,你刚才是在哭吧?”我嘿嘿地笑着,明知故问。 “谁哭了?韩雪贞!你给我闭嘴!”看到我正一脸恶作剧得逞的表情,他眉毛一扬,背着我转过身,慌张地擦了擦脸,依旧是凶恶的语气,却是尴尬的表情。呵呵,看着钧浩这副傻样子,我不禁笑出了声。呜呜……痛!我差点忘记了现在自己全身都是伤呢! “该死的!韩雪贞!你竟敢骗我?”钧浩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,忽然转过身,不满地举起了拳头。 “啊……你不是说过生气时不打我的吗?55555……更何况我现在是病人耶!”我惶恐地闭上了眼睛。臭钧浩,我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,用得着这么认真吗? “……你……”嗯?我什么?怎么回事?拳头怎么没有落下来? 可是……嘴唇上竟然热热的,像是漾着一股热流。我疑惑地睁开了眼睛,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!天哪!钧浩竟然在吻我!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嘴唇凑了过来! 我的脸灼灼地烧了起来,赶紧不好意思地闭上了眼睛。仿佛想吻我所有的伤痛似的,又像在为之前的事情说抱歉。钧浩的吻里溢满了无限的温柔,软软的两片唇紧贴在一起,传递着甜蜜的感觉。 我一阵晕眩,只觉得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。好幸福,这种酥麻麻的感觉!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那片唇才依依不舍地移开了。 我睁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钧浩,这小子怎么这么大胆?我的心里仿佛有八百只小鹿在乱跳,脸也烧得厉害。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在在锡哥家钧浩的那个恶作剧之吻,还有上次在东海岸的海滩上那个突如其来的吻,这次在医院……没想到竟是在这种状况下。 吱呀— 就在我和钧浩的脸红得都可以媲美番茄的时候,病房的门被推开了。 呃……我不禁庆幸起来,幸好刚刚我跟钧浩KISS的时候没人进来。 “雪贞啊……”妈妈怎么来了?O_O咦……站在妈妈身后的,不是珍娜吗?难道……她终于肯原谅妈妈了?愿意敞开心扉接受我们了? “雪贞,你没事吧?让妈妈看看。”妈妈关切地拉过我的手,仔细地帮我检查起身上各处。 “我没事。”唇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,我看着妈妈说道。 “雪贞,你知道吗?珍娜那时打电话给我的时候,一直在哭呢。”妈妈的脸上漾着灿烂的笑容,眼睛弯成两片好看的月牙儿。 什么?我不禁睁大了眼睛。是珍娜给妈妈打的电话吗?那钧浩一定也是珍娜叫来的吧?这么说,也是珍娜送我进的医院?原来她没有跑远啊!原来她没有那么讨厌我!她还是关心我的! “别说了……”珍娜不自然地红着脸,尴尬地拉了拉妈妈的衣角。是我看错了吗?珍娜这个样子好像在撒娇啊…… “对不起……”珍娜一脸愧疚地看着我,缓缓开口。咦?O_O珍娜这是在向我道歉吗?她真的肯接受我了? “之前的事……”珍娜说着,咬了咬嘴唇,两行泪水从眼眶倾泻而下,“对不起,之前的那些事,真的对不起!我做得太过分了!我……对不起!姐姐……”珍娜的肩膀微微抽动着。 “珍娜……”我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泪水涟涟的珍娜。姐姐?我有听错吗?珍娜居然叫我姐姐?顿时,我再也抑制不住感动的泪水,任凭它们从眼眶溢出! 自从知道珍娜是我的亲生妹妹后!我就一直好期盼她能接受我,叫我一声姐姐!没想到,现在……我真的听到了……围堵在心口里的那个大大的结,被感动的泪水濡湿,最终化开了…… “姐姐……请你原谅我!对不起!我真的很对不起姐姐!”珍娜流着泪握着我的手,把头埋在我的胸前,抽泣着。 “不要说对不起,珍娜,我们是好姐妹啊。是不是?”我艰难地抽回手,一边轻轻地擦掉珍娜脸上的泪水,一边说道:“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,都让它忘了吧。” “姐姐……” “答应我好不好,珍娜,别再哭了……” “嗯!”终于珍娜破涕为笑,肯定地点了点头。 白色的病房,满溢的,是感动的暖流,那些肆意残留在脸上的泪水,是感激的眼泪,幸福的眼泪。我们只有懂得珍惜,认清这幸福快乐的一切,才有能力将它保存得很远。 桌上的一隅,那枚紫贝壳,似乎也在微笑着。见证着我们的喜怒哀乐、疏离和珍惜。 VOL.04 时间在这一刻忽然缓慢了下来,那些泪水汇成了一条幸福的河流。 我们就这样又哭又笑地聊着天,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下来。钧浩自告奋勇要留下来照顾我,妈妈和珍娜就先离开了。 “韩雪贞,你和池珍娜之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等妈妈和珍娜一走,钧浩就一脸好奇地问我。对了!我还没有告诉钧浩其实我和珍娜是亲生姐妹的事情。 “这个……其实,我和珍娜是亲生姐妹……”我把事情的经过,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钧浩,惊得一旁的钧浩本来就很大的那双眼睛睁得更大了。 在沉默了五分钟以后,钧浩终于消化了这个事实,也了解了珍娜从一开始的不接受我变成了现在的主动亲和! “喂,你脑袋还疼吗?”妈呀!大特写!钧浩突然把整张脸凑到我的面前! “还有……还有一点点……”看着钧浩的帅气脸庞,我注视的却不是他那双难得温柔的眼睛,而是刚才……才碰触过的……嘴唇。 哎呀呀,韩雪贞!难道你还想来一次吗?真是想疯了啊你!赶紧想点别的,韩雪贞! “钧浩,我要吃苹果。”我朝钧浩挤了挤眼,撒娇地说道。 “呐。”钧浩想都没想就直接把桌上的苹果递给了我。 “不用削皮吗?”我有点不高兴。这个小子!脑袋也太秀逗了点吧?苹果洗都没洗就递给我。 “削什么皮啊?直接塞进去吃不就行了!”臭小子!竟然敢跟我大声!哼哼!还当我是身受重伤的病人吗?我气愤地把苹果向钧浩丢了过去。 “韩雪贞!你找死吗?”看吧看吧!果然没把我当作虚弱的病人! “……”我生气的用被子蒙住头,丝毫没有理会钧浩。不一会儿,我就听到了关门的声音。切!走就走嘛!气死我了!我恨死苹果了!死苹果!以后再也不吃苹果了!哼! 谁知过了一会儿,病房的门又打开了。我掀开被子一看,钧浩正得意地拿着一个苹果坐在我床前。 “你不是要吃苹果吗?我已经削皮了。”呃?难得钧浩语气这么温柔耶,我开心地接过了苹果。 不过,这个苹果怎么有点怪怪的?凹凸不平的,而且只剩皮包骨了。汗! “这个是你自己削的?”我看着钧浩,他还在得意地对着我笑。 “当然拉!是不是削得很好看?”-_-晕……这样还好看啊?肉都被你扒光了就只剩下苹果核嘛。 “你是不是不会削苹果啊?”我咬了一口苹果,问道。像钧浩这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肯定都是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的,连个地都没扫过,更别提削苹果这种技术活了。 “谁……谁说的?”钧浩脸涨得通红,极力辩解道-_-^切!还狡辩什么嘛,事实明明就是这样嘛! “要不然这个苹果怎么会这么丑?不会削你就直说嘛!”我又咬了一口苹果。咔咔咔,好脆啊! “该死的!”突然钧浩气急败坏地一把夺过我的苹果,“咚”的一下扔进了垃圾桶。我还来不及反应,我的苹果就躺在垃圾桶里了。555555……我只咬了两口…………这个坏小子! “你干什么?”我气鼓鼓地质问,就快抓狂了。 “你不是嫌我的苹果削得难看吗?我当然要帮你丢掉了。”钧浩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。 “哇……呜呜……你还我的苹果!呜呜……”我索性摆出一副耍赖的样子,在床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装模作样起来。 “韩雪贞!你哭什么哭啊?我叫你别哭了!”钧浩见状急了。哼哼!果然上当了!我就是要让你急! “呜呜……”T_T “唉……韩雪贞,你别哭了……”钧浩的口气突然软了下来,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,“你只要一哭的话,我就……不知道要怎么办了……” 咦?! 唔……讨厌……怎么突然就用那么温柔的脸对着我了啊!笨蛋!还用这种深情得要把我融化掉的眼神继续看着我!喂……靠太近了啦……我不敢呼吸了!怎么越来越近啦……那个……不会是又吻我吧…… 我不由地闭紧了双眼。 咚— “什么啊,韩雪贞,你脑袋瓜子里尽想些什么啊!”我睁开眼,原来刚刚头上吃的那记栗暴是钧浩给的。哼!刚才那种情况……又骗我!还打人,真是野蛮人! “我再去削一个苹果。”钧浩说着,拿着个苹果起身就要走。 “喂!你给我回来!你这个野蛮人!”哇哇哇哇……气死我了!你这个臭小子,敢不解释清楚就走,什么意思嘛! “你乖乖待在床上,要是再这么口无遮拦的,当心下巴脱臼!不要一会儿我回来的时候你连苹果都咬不动了哦!” 啊呀呀,怎么又是那种戏谑的表情啊!郑钧浩你会变脸的啊!一会儿温柔一会儿暴力的!可是,有一点你可瞒不了聪明伶俐的我,那就是你脸红了! VOL.05 阳光明媚,微风阵阵。难得太阳没有那么毒辣。哇啊,天气真的好棒呢。哈哈,我果然是蒙受上帝恩宠的,连出个院都用好天气伺候。 哼哼,不错,我终于恢复健康,而且也没有破相,真是太值得庆祝啦!哇哈哈…… 还有还有,我住院的时候竟然还逃过了考试那一劫,哟呵呵……这实在是太棒了!想想我这挨打还真值得,不仅跟珍娜冰释前嫌了,就连考试也幸免遇难。还和钧浩和好了!我头一次觉得挨打是件这么好的事情! 我没让妈妈来接,只是让钧浩开车送我回家。这次他倒是开得异常平稳……哈哈,这小子终于知道要替大病初愈的人着想了吗?我真是调教有方啊…… “喂,韩雪贞……”我才刚刚觉得他不错呢,怎么语气又是这么强硬。 “唔?”我眯着眼,把脑袋伸到他的脸旁边。 “以后……别再做出让我伤脑筋的事了。”钧浩双眼直视前方,脸颊微红。本来想严肃的口气现在却变得不自然了。 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,稳稳地停在了家门口。 “到了。”我开心地叫了起来。 “懒鬼,这个你自己拿。”钧浩突然把原先扛在肩上的行李丢向我。啊!臭小子!我现在是大病初愈耶!大病初愈!我在心里不满地叫嚣着。 我拖着行李,推开房门。 “妈妈,我回来了。” 咦—奇怪?妈妈不是说她今天在家的吗?怎么房间里黑不隆冬的。 啵—啵— 两声莫名其妙的巨响后,灯突然亮了。房间里一下子跑出了一大堆人。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,彩条和纸花就朝着我飞了过来!@[email protected]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 “恭喜雪贞出院!” 哇……好多人的声音啊!妈妈、慧玲、在锡哥、珍娜、成眩,还有珍娜的养父,大家都戴着PARTY的尖帽子,开心地对着我笑。 “雪贞,恭喜你出院。”一旁的慧玲微笑地朝我走来。我惊愕地看着她,又回头望了望在锡哥,慧玲出院了?真是太好了!等等,我刚才好像看到在锡哥搂着慧玲的肩膀,难道他们…… “慧玲……”我激动地抱着慧玲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也不知这样抱着慧玲过了多久,我才舍得放开。 直到此时我才有时间仔细瞧瞧家里,发现原来家里已经被精心地布置过了。到处挂着彩带和气球,还点着香熏蜡烛,真漂亮啊!哇……桌子上还摆着我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和花花绿绿的糖果! 我转过身激动地看着房间里的人,感觉幸福包围了我全身!呜呜……又要激动地流泪了。 “雪贞,快坐下吧!”妈妈拉着我坐下,我又开心地把每个人的脸都看了一遍。天哪,上帝啊,你告诉我我是在做梦吗?现在我的身边,有我的亲人、我的朋友、和我最心爱的人,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! “韩雪贞,我饿死了!快许愿,我要吃蛋糕!”臭钧浩,你就不能让我多享受一下这样美好的氛围吗?! 我闭上眼睛,上帝啊,我现在已经非常幸福了,可是如果你听得到我的心声,其实我想说的是— “韩雪贞,你的愿望怎么这么长!烦死了!”啊!这次是成眩打断我!讨厌讨厌!我还没跟上帝爷爷说完呢!◎_◎ “闵成眩,我刚许的愿望就是—你给我闭嘴吧!”说完我抓起一把糖果就往他身上丢去! “韩雪贞,你别仗着病刚好我就不敢还手!看我的!” 刷— 一堆糖向我砸来! “成眩你不想活了是不是,竟敢欺负她!”钧浩也加入了战争。 一场好好的庆祝会,愣是给成眩和钧浩搞得糖果满天飞……@_@ “好了好了!”妈妈突然拍了拍手,示意大家安静。 “我现在有个好消息要宣布!”妈妈笑眯眯的,“那就是—珍娜答应搬回来住了!” 哇……这是真的吗?怎么上帝今天不断地降临好事给我啊……这样说的话,我们全家终于团聚了?^O^ 说着,妈妈把珍娜推到我面前。 “姐姐……”珍娜笑容可掬地看着我,眼神无比温柔,“我回来了。”顿时我鼻子一酸,这句话我盼了多久啊。 “欢……欢迎回来!”我哽咽地说完,已经泪流满面。 “雪贞、珍娜,我的孩子……”妈妈也走了上来,我们三个人激动地拥抱在一起。 真是太好了!我好像已经看到我们一家以后的生活,每天都充满幸福的滋味。 “对了,姐姐。”珍娜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对着我挤了挤眼睛,“虽然我知道姐姐和钧浩有那个传说中紫色贝壳的庇佑,可是啊,现在只有一枚贝壳,我还是不会放弃钧浩的哦!” “呃?”我怔了一下。 “你少做梦了!现在我宣判,你已经输了!我喜欢的只有韩雪贞!”钧浩突然激动地抓住我的手,信誓旦旦地对珍娜说道。 “呵呵……”珍娜掩着嘴笑了起来。难道刚才……她是故意这么说的? 虽然很感动钧浩宣判的行为,但此时我的脸已经红得不行了。再加上,屋子里这么多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。羞死人了啦!我赶紧朝阳台跑了去!打开水龙头,不停地洗着脸。洗吧洗吧!把我脸上的红晕洗光光! 我洗我洗我洗洗洗!我故意把水龙头开得很大,还欢快地哼起小调。 “韩雪贞!这水龙头倒是跟你一样可爱嘛。”钧浩大笨蛋什么时候跟到厨房里来的啊? 嗯,不错不错,称赞我可爱,还算你有眼光! 不过,为什么钧浩看着我的眼神里有一丝狡黠?我正疑惑,钧浩的嘴唇却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话:“是和这水龙头一样长得又丑身材又烂。” 哇呀呀!臭小子你不想活啦!本姑娘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是天生的衣架子,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啊! 看我的必杀左勾拳!我举起拳头向着钧浩脸上— 啪— 钧浩接住了我的拳头。好小子,反应真快啊!完了,现在他一定要反击了,这次我要被敲几个栗暴啊?! 可是出乎人意料的,他居然轻轻地掰开我紧握的拳头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紫色的丝绒盒子,放在我的手心。 “打开看看。” 啊!这个是……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,静静地躺在里面的—居然是一枚紫贝壳! “啊,钧浩,这个……你从哪里找来的?”我惊讶得嘴成个“O”型。 “嘿嘿,你现在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我郑钧浩办不到的事情了吧!” 好吧好吧,你就得意吧,现在我就让你得意,谁叫你那么可爱那么温柔又那么无所不能呢? “讨厌啦,你快说!你到底是在哪里找到的啊!”不管怎样,我就是很想知道嘛! “那个……”钧浩别转过头,突然变成小结巴了。 搞什么呀!这么值得炫耀的事情,要是换作以前,这小子简直要骄傲得飞上天了!现在怎么突然支吾起来啦? “嗯……其实是上次你发给了我那条短信后……” 短信?他看到短信了!那他为什么不来海边! “其实我有看到那条短信,但是是在收到短信的第二天。因为之前,我的手机坏掉了!第二天重新买了一个才收到你的短信。可当我赶到海滩的时候,你已经不在了。”钧浩抬起头来,带着有些抱歉的眼神看着我。 原来在这之前,上帝跟我们开了个小玩笑! “但是……”钧浩从我的手中拿过紫贝壳,“我却在退潮的海滩上,发现了这个!” 现在,两枚紫贝壳终于能凑成一双了。这个……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吗?嗯,韩雪贞,你不用再怀疑了!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,就是你的王子殿下! “钧浩,这枚紫贝壳给我,你自己呢?” “笨蛋啊你,当然是之前在海边捡到的那枚贝壳归我喽!”啊,臭钧浩,又不温柔了! “……” “喂!韩雪贞,你不要告诉我你把之前的那枚贝壳弄丢了吧!” 咦?钧浩的脸变着急了呢! “嘿嘿,你想知道吗?我偏不告诉你!” “哇……韩雪贞,你完了!我决定—”钧浩突然一把将我揽入怀中。 “韩雪贞,我决定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惩罚你……” 我的紫贝壳给我带来的完美爱情…… HELLO,我的王子殿下! **HAPPYENDING**

VOL.03 疲倦万分的我回到家里就沉沉地进入了梦乡。睡梦中我好像又看到在锡哥那张憔悴的脸…… 嘟—嘟—嘟— 正当我还沉浸在梦中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喇叭声。 该死的!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啦?!我愤愤地跑到阳台正想把那该死的按喇叭的人臭骂一通,但是……O_O怎么是钧浩啊?现在还这么早呢。 钧浩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快点下来,我甜甜地一笑,以“光速”洗漱完毕,胡乱地抓过牛奶和面包就跑出了家门。 等等,不能让钧浩这小子看到我这么心急地跑来见他,我故意放缓了脚步,努力平复气喘吁吁的呼吸。 呼呼— “韩雪贞!你怎么这么慢啊?”钧浩见到我,眉毛都要拧成麻花了!什么嘛,我刚才那么拼命地跑呢,还嫌我慢?! “你来这里干吗?”我撅着嘴,别过脸转向另一边,不理会他的“坏脾气”。 “来接我的女朋友上学啊!”钧浩扬了扬手,语气十分不自然。咦?这种恶心巴拉的话不像是钧浩会说的啊…… “这个是不是闵成眩教你的?”我眨着眼睛,质问钧浩,顺势丢给他一颗“卫生球”。 “你怎么知道?”钧浩吃惊地瞪着眼睛。好像我有多神机妙算似的。 晕—这种问题用脚指头想也知道,这种话只有闵成眩那小子才说得出来! “他是不是还告诉你,这样说的话我就会很开心?”钧浩把头点得像捣蒜一样,我心里偷偷地笑个不停。 像我这么冰雪聪明,一眼就能看穿你们的小把戏。 “你不要听他胡说!这种方式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!”我故意一本正经地泼了钧浩一盆冷水,其实看见他窘得发红的脸,我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呢。 “谁跟他学了?!乖乖吃你的面包吧!”钧浩表情慌张地转过脸去,不让我看见他的表情。 嘿嘿,不看我也知道钧浩的脸现在红得像个大番茄!呵呵!明明学了还装蒜,是该说他可爱呢,还是该说他单纯呢?! “你抓紧哦,我要开车了!”钧浩上了车,眼睛看着前方,丢给我一句。 “哦……啊!”我刚系好安全带,钧浩这小子就把马力开足了,车子“嗖”的一下飞了出去。 一路上简直是惊心动魄的车技表演嘛!不过看着钧浩一脸自信从容的表情,我的心这才安定了下来。 不一会儿,车子就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。 “放学后在这里等我,”钧浩一副不容我拒绝的表情,修长的手指了指校门。 “你给我乖乖待着,不要乱跑!要是我来之后看不到你,你就死定了!”说完,他还不忘手紧握成拳威胁我。 “知道了。干吗那么凶!要是你再威胁我的话,我就……不理你了!”我也举了举手,表示抗议。 “喂喂,你们看!是郑钧浩哎!” “听说郑钧浩已经和韩雪贞交往了耶—真不知道郑钧浩为什么会喜欢上那种人?” “是啊是啊,那个韩雪贞真不要脸!和金在锡在一起却又勾搭上了郑钧浩,她的手段可真多啊!” “哼!会有人帮我们教训她的!” “走着瞧好了……” 这帮女人! 算了,反正我都不知道被议论被骂了多少次,对于这些我的承受能力可是还不错的!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呢,只要钧浩在我身边,只要钧浩相信我,一切都不重要。 我一边屏蔽掉那些花痴女生的聒噪,一边走进教室。 “慧玲!”^O^我开心地向慧玲打着招呼。 “雪……雪贞。”慧玲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,平常她见到我都会给我一个拥抱,可是今天…… “慧玲,你怎么了?是哪儿不舒服吗?”看着慧玲躲躲闪闪的样子,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。 “没……我没事。”慧玲仍然埋着头,不敢看我。 “慧玲,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吗?难道你不想看到我吗?”我焦急地摇着慧玲的手臂。 “雪贞,不是的,我……”慧玲急着辩解,可还是低着头,看也不看我一眼。O_O这是怎么回事? 我扳过躲躲闪闪的慧玲的肩膀,立刻愣住了—慧玲的左脸明显地肿了起来,脸颊上紫色的瘀青也分外明显。 “慧玲,你怎么会弄成这样?”我惊慌地摇着她的肩膀。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这是我不小心撞的。”慧玲惊慌地再次别过脸去,说什么也不肯再转过身来面对我。 鬼才相信?!这分明就是被人打的,我又不是没挨过打,难道这点我会不知道?可恶!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家伙欺负慧玲? “慧玲,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?”我激动地一把抓住慧玲的手追问道。 “雪贞,我不是说了是自己撞的嘛。”慧玲还是继续躲闪着,不让我看她的脸,可我听得出她的声音分明有些颤抖。 “才不是!撞伤根本不是这样的!慧玲,你说!是谁欺负你了?快告诉我!”看到慧玲被欺负成这个样子,心里的怒火都快将我吞没了。 “雪贞……”慧玲再也忍不住了,扑到我身上哇哇地大哭了起来,“那个池珍娜叫我告诉你,以后不要缠着郑钧浩,我不肯,她就……” 可恶!原来是那个池珍娜!要算帐找我一个人就好了!干吗连慧玲都不放过!我一直百般忍让着池珍娜做出的种种恶行。可是没想到她不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起来! 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愤怒了,转身朝教室门口跑去。 “雪贞!雪贞……” “池珍娜,你给我出来!出来!”我一口气跑到池珍娜的教室门口,站在那儿用力地跺着地板,大声地叫着她的名字。 教室里的人都奇怪地看着我,可此时我也顾不上什么仪态举止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替慧玲讨回公道。 “韩雪贞!怒气冲冲地干什么?”池珍娜缓缓悠悠地走出来,不屑地看着我。 “你为什么要欺负慧玲?”我插着腰朝她吼道。 “哼!那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钧浩?”池珍娜怨毒的眼神看得我心寒。 “这是我们之间的事,和慧玲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如果你要算帐的话尽管来找我,你欺负慧玲算什么?你要报复的人是我,不要伤害我身边的人!” “你凭什么命令我?好啊!你是要我别欺负你的好朋友是吧?”池珍娜微微地笑着,表情狡黠,“那好,你要让我消气,我就不再对付慧玲。” “好!你想怎么样?”我真是想不明白,她的那颗心里面究竟装了什么。我不能再连累慧玲了,不管她提出什么条件,只要我能做到。 “哼!韩雪贞,你可不要后悔。”池珍娜得意地看着我,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。 “你也要说话算话,以后不准再欺负慧玲!”我昂着头继续说道,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。 “哼—”池珍娜冷笑了一声。 啪— 突然池珍娜的巴掌在我的左脸上落下,瞬间我就感觉到脸火辣辣的。 啪—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带着风一样的巴掌又打在我的脸上,我不由自主地紧紧闭上了眼睛。 啪— 第三个耳光甩过来后,我只感觉被打的左脸已经麻木了,左耳也有些嗡嗡响,甚至有点晕眩地站不稳了。 静静地过了三秒钟,池珍娜没有再甩她的巴掌,我才慢慢地睁开眼睛。 “韩雪贞!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罢休了!我们走着瞧!”池珍娜咬牙切齿地说着,走回了教室。 我紧绷的弦顿时松懈了,突然感觉左脸像火烧一样的疼痛难忍。 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停了下来站在我面前好奇地打量着我,我强忍着眼泪,我不能哭!一定不能哭! “雪贞!雪贞!”慧玲气喘吁吁地跑到我面前,“你,你的脸……” 可是一看到慧玲,我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,像一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孩,眼泪潮涌一般,止也止不住了。 “对不起,雪贞,都是因为我。呜呜……”慧玲也跟着我哭了起来。 “怎么能怪你呢,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,要不是因为我,你也不会被人欺负!” 我赶紧擦了擦眼泪,心里的委屈暂时忘记吧,因为如果我哭,慧玲会更难过。 “雪贞—”T_T VOL.04 一整天,我的脸都是火辣辣地疼着。慧玲找来了冰毛巾帮我敷脸,我不能让钧浩看见我这么难过的样子,他一定会担心,会生气,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。 到了放学的时候,虽然我的脸还是很痛,但已经没有那么红了。钧浩来的时候应该不会发现吧……我站在学校门口心里不停地嘀咕着。 “等很久了吗?”正在我发呆之际,耳边突然传来了钧浩的声音,我着实被吓了一大跳。 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这小子突然不声不息的出现,他是想吓死我吗? 梆— 钧浩没有回答,举着拳头对着我的脑袋就敲了下去。 “呜哇—你干吗打我啊?”今天上午刚刚挨了池珍娜的打,下午难道又要受你小子的折磨吗?5555555—我韩雪贞为什么就那么命苦啊?TOT “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别人了?所以才没看见我来。”钧浩振振有辞地说道,脸上写满了不满。晕—这小子没事乱吃什么醋嘛! “我想我妈妈了,不行吗?”我不知死活地继续反驳道。 梆— 该死的!再这么敲下去,我就要变成傻瓜了! “喂—郑钧浩!”我生气地瞪着钧浩。 “你的心里除了我,谁都不准想!”钧浩理直气壮地对我说,还顺势捏了捏我脆弱的脸。呜哇!好痛!我可怜的脸,再一次受到了魔手的摧残。 “连我妈妈我爸爸我朋友都不行吗?”我偷偷揉了揉疼痛的脸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 “不行!”钧浩挑了挑眉,怒视着我。晕,回答得还真是干脆。这个霸道的家伙……@#$%^&*虽然我还想和钧浩继续争辩,可不知为什么心里却反而因为他的霸道和不讲理而开心呢。我是不是真的被打傻掉了呀?! “走吧。” “你要带我去哪里啊……”钧浩不顾我的大喊大叫,硬生生地把我塞进了车子里。 “韩雪贞,一会儿你先换上这个吧。”车子开动以后,钧浩忽然拿出一个大大的盒子扔给了我。 “这是什么?”我疑惑地打开了盒子— O_O淡黄色的蕾丝,袖口是漂亮的蕾丝滚边,裙摆上还镶着亮闪闪的珠片—哇啦!这是公主的礼服吗?是送给我的吗?我也可以穿上这么漂亮的衣服吗?我顿时激动不已。 “为什么要我穿这个?”虽然我心里兴奋不已,但却还是一头雾水,不知道钧浩到底要干什么。 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钧浩一直看着前方开车,简单明了地回答了我。切!搞什么神秘嘛!不会这次又是你的生日吧?! 哧— 不一会儿,车子停在了一家酒店前,这不是有名的“VENUS”酒店吗?以前听妈妈说过,这个酒店里的东西贵得吓人。 “韩雪贞,还愣在那儿干吗?快去化妆间换衣服!”钧浩丝毫不管坐在车子里发愣的我,一把把我拉了出去。 “要打扮得好看一点。”钧浩用着命令的语气对站在我身旁的一位可爱的小姐说道。 “知道了,少爷。”可爱的小姐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。 “喂,钧浩……”我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了。 “雪贞小姐,请跟我来。”可爱的小姐也朝我鞠了一躬,并示意我跟她进去。 “快去啦,少啰唆!”钧浩顺势推了我一把,我只好乖乖地跟着可爱的小姐快速走进了“VENUS”。 我一脸疑惑地紧跟着这位可爱小姐走进了这个金碧辉煌的“宫殿”。哇塞!上流社会的地方真是应有尽有啊!想不到酒店里竟然还有美容沙龙?!我探头探脑地东张西望。 “雪贞小姐,您是想先洗头还是沐浴?”突然可爱的小姐温和地对我说道。 “呃……沐浴?!洗头?!你们想干什么?”真是搞不懂钧浩在想些什么,带我来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让我洗澡吗? “雪贞小姐,一会儿少爷自然会跟您说的。” “哦。”看来我是别想从她们嘴里得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我还是乖乖地闭上嘴吧。 一番精心的准备后,我按照钧浩的话换上了那条漂亮的蕾丝吊带裙。可爱的小姐又把我原本的直发全吹成了波浪卷,并给我化上了淡妆。 “雪贞小姐,你看还满意吗?”我慢慢睁开眼睛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真不敢相信,镜子里的人真的是我吗— 黑亮动人的大眼睛,浓密的向上微翘的长长睫毛,微微泛红的脸颊,挺直的鼻子,小巧的嘴唇……这真的是我吗? “雪贞小姐,你真漂亮。”为我化妆的可爱小姐夸赞地说。我还从来没有被人称赞漂亮呢,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了。 “韩雪贞!该死的!怎么那么慢……”大老远地就听到了钧浩不满的声音。切!喊什么喊?!还不是你带我来这里的?! 就在我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看着钧浩的时候,发现他也正傻傻地盯着我。 “我有那么奇怪吗?”我迷惑不解地看着钧浩。 “我们……快走吧。”钧浩小子的脸颊上忽然飘过两抹红晕,唇边漾着淡淡而又自信的笑容,拉起我的手就朝“VENUS”酒店的电梯走去。期间钧浩一直紧握着我的手,好像生怕我会跑掉似的。 看着周围的人个个西装革履,礼服缠身的模样,我紧张地吞了吞口水,压低嗓音问道:“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 “今天是我一个朋友的生日。”朋友的生日?为什么要带我来呢?我总觉得自己不适合这种地方……我的头耷拉得更低了。 不一会儿,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—一个装修得超级豪华的宴会厅。从进场开始,钧浩都从容得体地面对,他一定是对这种场合再熟悉不过了吧。 “钧浩,你来了。”一位文质彬彬的男生朝我们走了过来,看他的样子应该就是PARTY的主角吧。 “嗯。”钧浩淡淡地应了声。 “这位小姐是……”这位男生一脸疑惑地看着我,好像钧浩带个女伴出现有多奇怪似的。难道钧浩之前从未带过女伴出席过此类的宴会吗?想到这儿,我的心像吃了蜜糖一样甜。 “她是我的女朋友。”晕—干嘛说得这么直接啊,真是羞死人了!我慌乱地转头看着钧浩,他还真是面不改色呢。 “呃?呵呵—你好。我是钧浩的朋友,我叫李智泰。”刚听到钧浩的介绍,智泰脸上立马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礼貌式的微笑。 “你好,我叫韩雪贞。” “钧浩,不用我招呼了吧。我去见见我爸爸的朋友。”李智泰说着又到另一边招呼别人了。 呼—终于可以松了口气了。 “我们到那边坐坐吧。”钧浩带着我刚一坐下来,一群花痴女就拥了上来。真看不出这个小子为什么这么受欢迎。—_— “钧浩,好久不见了呀,上次我去你家找你,怎么你都不在家呢?”一个卷发女生娇嗔地对钧浩说。 “是啊,钧浩,知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啊!”另一个女生更大胆,竟然公然摸起了钧浩的脸。 5555 我这个正牌女友都没摸过呢! “走开!”钧浩看也不看她们,冷冷地甩出一句。 “钧浩,不要这样嘛……” “韩雪贞!我们换个地方吧,没想到这儿的苍蝇蚊子这么多!”钧浩冷根本不理会那帮女人,站起身拉着我就走。 花痴女们怨恨地看着被钧浩拉走的我,一个个都恨得咬牙切齿了。 “钧浩,你过来一下,给你介绍个朋友。”钧浩正要拉着我要吃东西的时候,李智泰站在不远的地方叫他。 “雪贞,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。” “哦……”虽然有点不愿意钧浩去,但我也知道这种场合应酬是免不了的。 我只好独自拿着餐盘夹着东西吃,呵呵—这儿的东西真是好吃啊!^O^实在太棒了! HO—HO— 在美食的诱惑下,我暂时忘记了钧浩的离开,开始享受起这难得一吃的美餐来。

本文由2138acom太阳集团发布于太阳集团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王子殿下

相关阅读